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双龙组】择日不如将就(一)

*先婚后爱paro,ABO,讲一个日久生情的故事

*暂定小中篇,私设成山,年龄操作有


-


>>. 1

某工作日下班后,单身公寓内。

一目连看着手里的文件上大大的“伴侣分配结果”几个字,感觉自己刚刚被截稿日折磨过一轮的头又疼了起来。

今年是他作为一个大龄未结合Omega,失去固定伴侣以后,单身的第五年。

他揉了揉额角,依稀能够回忆起来几周前似乎过政/府寄来的伴侣分配意向书,但当时在两位作家和印刷厂之间跑的焦头烂额的他完全忘记了填写,终于意识到不对的时候,生育办已经默认了他的“来者不拒”,直接把分配结果寄了过来。

杀千刀的包办婚姻。

一目连无奈的想。

由于这个社会里过低的生育率和稀少的Omega数量,为了阻止人口的持续负增长,政/府于是规定每一位到达年龄的Omega每半年都必须更新自己的伴侣以及结合状态,而再达到一定时间没有固定伴侣并且是未结合的状态下,会由生育办调查伴侣意向后,直接分配一位有意向参与的Alpha成为暂时伴侣,外加期限一年的强制同居。

政/府还给这个鼓励中/出的种马计划取了一个文绉绉的名字,美其名曰:伊甸。

他长叹了一口气,戴上眼镜在茶桌旁边坐下,开始认真的阅读那位被生育办拉皮条来的Alpha的信息。

年轻的Alpha还是一位在读的大学生,名字叫做荒,比他要小上六岁,A型血,基本信息旁边配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只能勉强看见两团不知道是眼睛还是鼻孔的黑洞洞。

这么年轻干嘛不好好谈恋爱?非要哭鸡尿嚎的来浇灌大龄缺爱Omega?

二十七岁高龄的主编大人百思不得其解。

顿了顿,他低头又将纸上稀稀拉拉的字快速扫了几遍,目光不住的流连在年龄那一栏上,上面的白纸黑字一次又一次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要和这个二十一岁的青瓜蛋子Alpha,在法律承认的情况下,互相糟蹋了。

一目连捏捏眉心,把文件折好放到了一边,感觉自己的偏头痛似乎又发作起来。


见面的时间约在了星期六的下午两点半,对方很体贴的将地点定在离他家不远的一家私人书吧,就在小区对面,走路过去五分钟都不到。

没有打算给他回绝的机会啊,一目连看着手机屏幕想。

真希望周末下一场暴雨。

然而天公却不肯作美,周六的中午他爬起床拉开窗帘一看,日光晴好的大太阳天,云层之上和被水洗过一样的蓝。

无奈之下只好赴约。

初春的天气不算太暖和,临到要出门的点了一目连才开始不紧不慢的换衣服,他随手抓了一件棉衬衣,外面罩灰色的羊绒衫,下面套深色牛仔裤,穿鞋的时候他想了想,又去书桌上取了工作时的细边眼镜戴上,顺便把头发也绑起来。

他走进书吧的时候正正好好两点半钟。

书吧里面很安静,顾客不算太多也不少,每张摆好的木制的小圆桌中间都留了恰好一人过的空隙,一目连礼貌的放轻了步子,眼睛从不同的顾客的脸上小心翼翼的打量过去,企图寻找他的青瓜蛋子。

他在客人最集中的中央大堂转了一圈,未果。

最终在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上他发现了可疑人选,深色头发的青年低头看书看得有些入神,眉眼低垂着,他迟疑着靠近了几步,从那个角度看见专注读书的人高挺的鼻梁与紧抿的唇。

“荒?”一目连试探的喊,青年闻声抬起头来。

他与他对视,眼前的人神情淡漠,一双瞳仁漆黑的眼睛却生的深邃,长在那张五官端正的脸上变成意料之外的惊艳。

一目连有些愣神,叫人惊艳的青年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Alpha的基因优势让他得以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下午好,”年轻的Alpha说,“您就是一目连先生吗?”

一目连向他点点头。

名字叫做荒的青年于是礼貌的为他拉开面前的椅子,他道了谢坐下来,看见面前梨花木的书桌上,青年刚刚翻阅的书书脊向上的摊开着,封面赫然是他去年负责出版的一册书籍。

一目连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象征性的脸红一下。

但是荒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在书桌的另一边坐下来,从身边的单肩包里取出一份整理好的材料。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了,”荒说,将那份材料递过来,“您方便在下个周末就搬到我这里来吗?这是我打印的具体的地址和卫星地图。”

一目连端起桌上凉掉的黑咖啡喝了一口,脑海一片空白。



- tbc -


很久没有写过正正经经的中长篇啦!第一次尝试先婚后爱pa+ABO的设定……大家欢迎捉虫❤️

不出意外的话是周更,意外情况下的话,随缘吧 

希望会喜欢呀!


以上——


评论(26)
热度(437)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