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恋与/许墨x我】Can't sleep love

*恋与制作人BG向同人,CP:许墨x我(制作人)

*自娱自乐向复健产物,欢迎捉虫

*BGM请戳我


-


>>. 1

教授从来都是个觉少的人。

这一点从我们开始交往前我就发现了,熬夜对他来说是件家常便饭的小事,那场我睡的昏天黑地的黑白电影他看了整场,还能在微熹的晨光中,好整以暇的跑来叫醒我。

相比之下,从我跟踪他半个晚上,就撑不住的在电影院开始流哈喇子这点,能看出我们的睡眠习惯相当不和。

“多亏你睡得沉。”

教授后来这样对我说,我瞥他,被他带点恶意又宠溺的揉乱了刘海。

“那晚我没有在看电影。”

“啊?”我迷茫,他看着我绷不住的笑了,又低下头来亲我的发顶。

“不明白也没关系,对我来说,你比睡眠有趣的多。”


>>. 2

我们同居以后,我半夜醒来时,也时常发现教授并没有乖乖上床睡觉。

离床角不远的那盏落地灯总打开着,教授喜欢半倚在小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些于我太过晦涩的报告。

深夜时分的工作让他安心,还有熟睡的我。

他这样告诉我。

我偶尔会躲在被窝里偷看工作的教授。

认真工作时候的教授和平时不太一样,虽说也是好看的,却与我认知里那个温和清朗的许墨不太符合,鼻梁上那副黑框眼镜让他看上去更加锐利精明,总是带笑的唇抿起来,连着唇角便是一个淡漠疏离的角度,颇有些冷冷的,不近人情的意味。

说句真心话,我下意识有些怕这样的教授,怕那种疏离,冷漠,和不可预测。

但相悖的,我却又这样奇妙的喜欢他,连同这种疏离,冷漠和不可预测一起,它们编织成一张不可视的网。

我想的出神,视线不知不觉间对上教授看过来的眼睛,那双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泛起浅浅的琥珀色,透过镜片,极尽温柔地落在我的眉宇间。

“是灯太亮了吗?”他问,我摇摇头,缩回温暖的被子里,心里忽然很柔软。

教授于是走到我的床边坐下来,将我揽进他的怀里。

“睡不好?”他又问我,声音刻意压低了像是发酵完成的好酒,我的鼻尖抵在他的颈侧,毛衣上的气息被体温烘暖了,困意热乎乎的蒸腾上来。

我迷迷糊糊的拥着他,再次失去意识前似乎又听见他说了些什么,温热湿润的吻落下来,落在我的脸颊与额头,而我只是固执的抱紧他,脸颊贴着他的心口,听着他的心跳,像是一首没有终点的情歌。

隔日醒来时,我被教授圈在怀里,他睡熟了,眼镜斜斜的卡在鼻梁上,我伸手替他摘下来。

早安。

我在心里轻轻的说,把眼镜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又满足的睡过去。


>>. 3

教授与我之间是没有告白的,在一起似乎只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记得那是个有月亮的晚上,月光黯淡,却有漫天梦境一样的星光。

我们站在郊外的荒地上,教授就在星辰与黑夜里第一次亲吻我,我还能记得他吻的克制,连托着我后脑的手指都小心翼翼的不敢用力,犹豫的像是害怕我会推开他。

我经常提起那个吻来笑话他,他也只是弯弯眼睛不反驳,或者直接不讲理的给我一个更令他满意的吻。

“如果那一天我推开了你,你会怎么样呢?”

我问过他。

“那我就放你走。”他语气无尽温柔的说,右手用力的摩挲着我的后脑的手指却说着另一个故事,我抬眼去看他,他的眼睛垂下来,眼底闪烁着我看不大明白的情绪。

“骗子。”我说,闭上眼睛。

教授闻言笑的开怀,低下头来吻我颤抖的眼睫。

“嗯,”他呢喃似的,吐息间的热气沾湿眼廓,我的背后不受控制的战栗起来,“我啊,那我就困住你,你就看不见光和星星,每一天,不,每一刻都吻你,直到你只会想着我,直到你没有办法拒绝我。”

我不说话,他把我的脸捧起来与他对视,他的眼神那样平静清明,眸底像是掺进那一晚的宇宙洪荒。

真是个自私又卑劣的家伙,我想,仰起头去亲吻他,他配合的低头,嘴角似乎还带着没褪去的浅浅笑意。

情话和许诺说的虚情假意,却平白长出了一颗稀里糊涂的真心。


>>. 4

刚刚在一起的那会儿,我总担心某天醒来,就已经在手术台上不明不白的被教授给剖了。

被这想法折磨许久的我终于有一天憋不住说给了教授听,说出口那一瞬间却又后悔了。

教授忍俊不禁,看我的眼神带了点不明的笑意,语气淡淡的,声线平稳。

“你不愿意?”他问我。

我先是背后一凛,仔细想想之后又放松下来,当机立断地摇了摇头。

好像......也没啥不愿意的?

见了我这反应,教授似乎有些无奈的叹出口气来,又带点恨铁不成钢的把一脸懵逼的我揽进怀里。

“我怎么舍得。”他说,半真半假的,我靠在他的胸口愣愣的反应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笑起来。

这个人,满口谎话还成天瞎撩,真是尬死了,我想。

他的手指抚过我的耳朵,指腹抵着耳垂搓揉,热度顺着我的脖颈爬上来,怕是已经红成了一大只猴子屁股。

“剖了其实也不错,”他也笑了,胸腔里的血液在我耳边清晰有力的流淌,“把每一部分都泡在福尔马林里,就能永远保存下来了,啊,想想还有点心动。”

泡在福尔马林里还怎么给你当抱枕呀,我听见自己说,因为靠在他怀里,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哦,他愣了愣,眼睛大概又弯了起来,说的也是,那还是留着完整的吧,我不抱着你晚上怎么睡得好呢。

......大爷的。

我无声的叹了口气。

本制作人就是吃你这一套啊。


>>. 5

哎,这下你们都明白了吧。

我可真喜欢他。



- End. -


-


好想要许教授的sr啊……

产粮玄学救我



评论(9)
热度(306)
  1. 千机伞是条好咸鱼BounnIt 转载了此文字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