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雷安】潜水钟与蝴蝶(上)

*富二代雷X前情人安,讲一个非典型性破镜重圆的故事

*狗血失忆有,OOC,毫无逻辑,瞎掰常识,慎

*标题以及文章灵感来自让-多明尼克·鲍比的回忆录《潜水钟与蝴蝶》


-


>>. 0

“没关系,在世界末日来临前,总会有个护士来的。”


>>. 1

雷狮在墙上的时钟敲到第十三下的时候醒了过来。

这钟他妈坏了吧,他想,然后睁开眼睛。

这家私人医院的天花板很白,也没有贴墙纸,雷狮盯着空无一物的墙面看了一会儿,别过头,没想到旁边还坐了个人。

“你是谁?”他试图发问,但是干哑枯涩的嗓子不允许他这么做,一旁的人看到他醒了赶紧给他端水。

“你先别说话,”那人道,举起水杯就往他鼻子底下送,水花溅了雷狮一鼻孔,“有人吗!有人在吗!他醒了!”

你能不能别用那么大嗓门,吵死了。

雷狮想这么说,但是那几滴水顺着鼻腔呛进了他的气管,他躺在床上虚弱的咳嗽起来,眼前直发黑。

“雷狮!雷狮!雷狮你没事吧!”

旁边的罪魁祸首见状急忙把他扶起来,动作慌慌张张的,雷狮失去意识前的一秒看见了他因为凑近所以放大的正脸。

绿眼睛。

他想。

挺好看的,就是下巴上的胡子该刮了。


>>. 2

雷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他旁边站了一大圈人。

蓝的,绿的,白的,黑的,五颜六色的晃得他头疼,他索性眼睛一闭继续装死。

“老大!老大你醒了!”

站他床头柜旁边的大个子眼睛最尖,嗓门也最大,雷狮脑袋上的青筋抽搐了一下,咬牙切齿的又睁开眼睛。

“闭嘴,”他说,声音哑的像是被马桶刷刷过的陶瓷茶杯,“吵死了。”

见他开口说话,一边原本安静的家属团爆发出一阵哭嚎,有几个精神脆弱的当场就倒了下去,被外面待命的医护人员拖走了。

“都安静一点,”趁着混乱,一个看上去年级不大的青年领着一个白大褂从外面走进来,来到雷狮的床头,“安医生,大哥他怎么样?”

大哥?

雷狮心里疑问,不想那个该死的医生上手就来掀他眼皮,他一把打开。

“别碰我,”他道,冷冷的扫了一眼嘈杂的人群,视线落在面前的人有些怔愣的脸上,“这是哪里?”

“是……医院。”一边的青年说,“你出了一点意外,记忆可能受到了损伤,对了,我是卡米尔,你的弟弟,这是安医生,你的……主治医师。”

差点冒冒失失来掀他眼皮的家伙也点了点头,雷狮冷笑。

“医院?失忆?”他眯起了眼睛,紫色的眸子在病房的白炽灯里显得淡漠,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不信任,“都出去。”

熙熙攘攘的家属团蓦然静下来,自称卡米尔的青年叹了一口气,带头走出去。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仪器发出滴滴答答的规律声响。

“绿眼睛的那个,留下。”

雷狮又下了一道命令,他闭上眼睛,紧接着风带给他那人靠近的讯息,他身上带了一点淡淡的消毒水和草木香混杂的味道,不算太过难闻。

“……雷狮先生?您……”

“你是我的医生?”

他直接打断了对方试探似的发问,语气懒洋洋的。

对方沉默了几秒,然后说:“是的。”

雷狮瞥了他一眼,轻笑。

“好啊,”他挑挑眉毛,眼睛里的光晦暗不明,像是住着蓄势待发的野兽,“我很中意你。”


>>. 3

安迷修一直自诩手稳,但是他的指尖在离开雷狮眼皮的那一瞬间抖的像个帕金森。

“您是由于吸烟过量导致的暂时缺血性脑血管意外,呃,就是俗称的小中风,”他语气温和的说,“关于失忆现象……因为病发当时大脑的暂时性缺血,导致部分神经细胞缺氧并产生不可逆转的细胞凋零现象,所以那些损坏的记忆能不能找回来,很不好说。”

“嗯,”雷狮应了一声,又问,“什么时候能出院?”

“您目前的情况还不适合……”

“我表达的不够清楚?”

“……”

“暂时没有这样的安排,”安迷修说,“请好好休息。”

雷狮看着他,没说话,他们的目光噼里啪啦的接触了几秒,安迷修移开了视线。

“我去喊卡米尔先生进来。”他边说边起身,耳根有点隐隐发红,雷狮装作没看见,由着他出去了。

过了一小会儿,那个自称卡米尔的青年进来了,头上多了一顶鸭舌帽,看上去显得年纪更加小。

“大哥。”他喊雷狮,躺在床上的男人没看他,紫色的眼睛望着飞扬的白色窗帘出神。

卡米尔见他不说话也沉默了,半晌,对方终于开了金口。

“你是我弟弟?”

“是。”

“那好。”雷狮倚在床头,他的眼睛合上了,像是非常非常疲惫的样子。

“我想不起来的东西,你说给我听。”


>>. 4

他是在公司会议的中途忽然休克的。

卡米尔说。

那次休克很突然,会议中的高层包括自己都慌了手脚,因为从前雷狮的身体一直很好,就算熬夜批文件连着飞红眼航班也没出过什么事,这一次医生说可能是吸烟吸得太凶了,肾上腺素释放引发脑血管痉挛,所以导致脑补缺血休克。

“什么会议?”

雷狮打断他,他一直闭着眼睛安静的听他叙述,卡米尔于是愣了一下。

“关于公司名下艺人解约协议……的会议,”他听出他一瞬间的犹豫,皱了一下眉头,对方接着说,“我们的家族从事娱乐产业。”

躺在床上的男人揉了揉眉心,卡米尔的声音和话听上去都有些熟悉,可是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们相顾沉默,门外一直等着的几个小护士见他们不说话了,探了头进来。

“雷狮先生,到常规检查的时间了。”

“啧。”雷狮偏了偏头,记忆一片空白导致的被掌控感让他极度不爽,卡米尔向那些护士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卡米尔。”

他出门的时候听见病房里的人喊他,他回头,对方没有抬头,护士在往他胳膊里小心翼翼的打点滴。

“我和那个医生,绿眼睛的,认识很久了?”

卡米尔摇了摇头。

“他是新来的私人医生。”他说。


>>. 5

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雷狮坐在病房的大沙发上,嘴里叼着烟。

安迷修把手里的记事本一放,皱着眉头就要上来训他,雷狮挑挑眉毛,张嘴给他看那根粉红色的棒棒糖。

“凯莉和格瑞带来的,”他说,“一股糖精味。”

医生低头拢了拢身上的白大褂,没憋住,笑了。

一米八六的大男人和草莓棒棒糖很般配。

“还有吗?”安迷修问,雷狮从旁边的小圆桌上扒拉扒拉,递给他一根橘子味的。


“对于事物和人物的感知记忆部分缺失……好,那肌肉记忆呢?”

两人吃着糖坐在沙发上,安迷修一边听他叙述,手上一边奋笔疾书。

“肌肉记忆?”雷狮靠着沙发换了个姿势,他身上那件病号服的领子没有扣上,露出来一小片漂亮又结实的胸肌。

你就骚吧。

安迷修愤愤的想,握着笔有点走神了。

“安迷修?”旁边的人看他不回答,又问了一声,这一次他被凑近了,另一个身体的温度清晰的笼罩住他,因为离得近了,他看见那个家伙臂膀处的肌肉线条透过薄薄的衣服显出来,不光很好看,还带了点色//欲的味道。

“抱歉,”安迷修尽量不动声色的往右边挪了挪,他感觉自己呼出来的空气都是烫的,“您刚刚说什么?”

他听见雷狮似乎是笑了一声,也可能是他的神经过于敏感导致的幻觉,然后那家伙开口了,带着淡淡的水果硬糖的香味。

“我说,”雷狮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睛半阖起来,“我站不稳,劳驾安医生扶我。”

安迷修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西瓜霜,一头雾水的搀着他起来。

但这次他肯定雷狮是真的笑了。

“——去厕所。”

语气恶劣透顶。



- tbc -



文中所有医学名词以及释义基本都是为了服务我的恶趣味瞎掰的,欢迎大家捉虫_(:з」∠)_

会有(下),或许还会有个(中)……?


以上——


评论(1)
热度(34)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