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宗凛】病娇向十题 [一]

题目以及授权来自 @凛凛喵 这位太太ww!

因为剧情需要我稍微改动了一下下题目……请太太不要介意orz

然后第一次写病娇系的主题可能OOC 请不要客气的捉虫quq

 

-

 

[病娇向十题]

#第一天,暗红色的被单
#第三天,爬上耳后的尸斑
#第五天,水晶棺
#第六天,遥的上门
#第八天,弥漫腐臭的气息
#第十天,幽暗的卧室
#第二十天,沉睡的公主殿下
#第四十五天,乳白色的脸骨
#第六十天,枕头底下的真相
#不忘初心

 

-

 


#第一天

 

那一天放学后山崎宗介像往常一样推开寝室的门。

 

很安静,墙边木质书桌上早已凉透的早饭是丝毫没有被动过的完整,下铺上的人影亦是没有声息的沉默。

 

“凛。”

 

没有回应。

 

松冈凛紧闭着双眼,身下的床铺一片刺目而绮丽的暗色,半凝固的蜿蜒上地板。

 

红,狰狞的红。

 

与他垂落在苍白的双颊的发丝,和左胸口那一把锋利的美工剪刀相似的颜色。

 

 

-

 

 

#第三天

 

“你不在的时候游泳部的小鬼还真麻烦。”

 

像是有些抱怨似的这样说着,山崎宗介温柔的拂过床上的人泛白干瘪的唇,到额角,撩开遮着那张像是沉睡着的面庞的乱发,露出原本被枯红的发丝覆盖的耳后。

 

耳根那里惨白的皮肤上已经覆上了星星点点淡紫色的尸斑。

 

山崎宗介微微皱起眉头。

 

撑着头凝视床上的人半响,右手执起书桌上笔筒里的红笔,脱开笔盖。

 

“不过即使很麻烦,能帮上凛的忙,果然还是很开心。”

 

因为太久不用而微微干涩的笔头触到耳后开始僵硬的皮肤,滑动间拖出长长的鲜艳的红痕,被执笔者笨拙的,一笔一划的画着。

 

最终被勾勒成为一朵山茶的样子。

 

放下笔,山崎宗介终于满意的微笑,轻柔的吻落在松冈凛再也不会皱起的眉心。

 

“做个好梦,凛。”

 

 

-

 

 

#3 第五天

 

“呐呐,松冈前辈和山崎前辈好像请了很长时间的事假诶。”

 

“听说好像都搬出宿舍了,可能真的是什么严重的事吧。”

 

-

 

“我回来了。”

 

因为推门而从客厅漫入卧室的光落在床边等身大小的棺木上,昏黄的颜色透过晶莹的棺壁落在棺内的青年干枯瘦削的脸颊,惨白的有些透明的皮肤下隐约可现颧骨的模样。一块酒红色的长长的绸缎裹着他肌肉干瘪的身体,锋利的骨节几乎要刺破皮肤生长,在手肘,在肩膀,像是要长出漂亮却干涩的翅膀来。

 

宛若蝴蝶一样美丽的青年,仿佛下一刻就会伸展翅膀飞向不知名的天空。

 

只是青年却死去了。

 

被干净的拔去翅膀,像蠕虫一样的伏在土地里死去了。

 

终于再也不会挣扎,再也不会逃走,再也不会想要挣脱束缚去寻找他自己的天空。

 

这样美好的,像是制作失败的,被弃置的人偶一样,苍白的躺在为他准备的棺木中,无声的,沉默的溃烂。

 

山崎宗介忍不住俯身去吻这样美好的他。

 

“晚饭吃你喜欢的咖喱哦,凛。”

 

 

-

 

写着写着不知为啥把自己写燃起来了(

 

评论(1)
热度(20)
  1. 白IalBounnIt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博爱党⊙▽⊙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