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叶蓝】天作之合

- 给 @莫木 GN的贺文ww 久等了请查收!

- 相爱相杀paro,短篇HE,一发完结

- 微微微未来设定,通缉犯叶x执行官蓝

- 私设有,OOC有,不喜慎orz











-











H市的初秋一如既往的微暖。









西湖湖畔,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堤岸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少去了很多,多云时分稀薄的阳光碎金般的落在湖面上,又被两三只野鸳鸯摇晃的尾羽漾成圈圈涟漪。









日光透过还未凋残的柳枝落进岸上咖啡厅明镜的落地窗,斑斑驳驳的撒在一张樟子松制的圆形咖啡的桌面,桌上骨瓷咖啡杯中的咖啡一动未动,最上层的奶泡上淋着的琥珀色的焦糖拉花漂亮的完美。









一只骨节分明的左手松松的搭在光影斑驳的木质桌面,修长的食指虚扣住杯子弧形的耳,指甲修剪的整齐,边缘圆润,关节处突出的骨节带有一种力的美感。如此漂亮的手。









手的主人是那位懒洋洋的倚靠在身后皮质沙发上的青年, 他穿着一件印着海绵宝宝图样的黑色长T,黑色短发有些乱糟糟的耷拉着,几缕刘海搭在一张总是挂着嘲讽样的笑容的大众脸上。很难令人相信,那样的人,会有那样一双漂亮的手。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店里不允许吸烟和明火,请您体谅。”

















原本站在角落里一位身材丰满,脸庞美艳的机器人女员工踩着哒哒的高跟鞋的声响,姿态优雅的第二次来到青年身边,声音甜美地打断他又一次妄图偷偷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的动作。









“行行,哥知道了,不抽了还不行。”









青年尴尬的挠挠头,他们俩的声音在安静的咖啡店中格外清亮,店里客人的目光都看笑话似的三三两两的投过来,在他和美人店员的脸上转个两圈后,都无一例外的落在青年身边那把银灰色的伞上。









那是一把很特殊的伞,不光是伞骨与伞柄,甚至连顶部收起的伞面都是用金属来制作的,伞尖明晃晃折射着玻璃那里投下来的光。整把伞在阳光满溢的落地窗前,泛着一层晃眼的亮光,显眼无比。










-










“洞幺洞幺,已锁定编号0810,犯人君莫笑,等待团长指令,完毕。”









“洞幺收到,请暂时不要采取措施,等候犯人下一步动作和团长指令,完毕。”









“洞二收到,完毕。”









蓝河低声调整了下耳廓上制作成耳扣样的银白色通讯耳机,双眼紧紧盯住窗边那个懒洋洋的黑t恤青年。









君莫笑。









他在心里默默咀嚼了几遍这个名字,执起面前玻璃杯透明的耳,慢慢的将杯中所剩一半的凉红茶一饮而尽。









“洞幺洞幺,犯人出现新动作,犯人出现新动作,全员待命中,完毕。”









耳机里又忽的传出这么一声,蓝河右手一抖,险些把红茶灌进鼻子里,他用桌角的纸巾随意抹了抹,只见窗边被称作君莫笑的青年已经伸手喊来了机器人服务生买单,杯中的咖啡半分未动。









“洞幺收到,洞幺收到,全员进入警戒状态,全院进入警戒状态,团长将即刻发出指令,完毕。”









他低声发出指令,买完单的青年已经站起身来,不知怎么的,明明是不可能听见蓝河下令的距离,他却如听见了般,逆着光的脸偏向蓝河这里,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类似挑衅的笑容。









蓝河的瞳孔猛地缩紧。









“拿下他。”









他简短道,反手摘下耳上的通讯耳机,向一边掷出去。










-










桌布底,随身携带的单肩包里,甚至沙发的皮质坐垫下面,馆内的“客人”纷纷从这些稀奇古怪的地方掏出枪管来,AN94,HK416,QBZ95,全部是后座力偏小的突击步枪,射空一支以后立刻从包里作为下抽出另一支,连弹夹填充的时间都放弃了。









银色的特制麻醉弹弹幕密集的冲向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电光火石间,青年单手猛地撑上身边的咖啡桌腾空而起,躲开右侧弹幕后抓起一边合拢的伞,伞一声脆响后噗嗤一声撑开,金属的伞面毫无压力的格开穿透力本就不算强的麻醉弹。









“不用送哥了啊!”









青年单手执伞格挡的空余竟然还点上了一支烟,他叼着烟又含含糊糊的挑衅一句,在下一波弹幕到来的瞬间挥伞,尖利的伞尖唰的一声砍破落地窗明净的玻璃,碎片像一场破碎的水晶的雨。









“他要逃!”









笔言飞大吼的瞬间蓝河已经拔刀而出,从腰间抽出的铝制的银色刀柄上闪出一道整壁长的明亮的淡蓝色光束,一把漂亮的光剑。









“停止弹幕压制!停止弹幕压制!狙击手掩护蓝团长!”









已经跃出咖啡馆之外的君莫笑倏地回身,手里的伞伞面合拢紧贴伞身,伞尖与三的前端微微变形,刹那间竟从一面轻型防爆盾变成了一柄修长的武士刀。









刀身及时的格上凌厉的斩来的光的刀尖,蓝河这一记劈的狠而用力,刀身剧烈的相撞引起的猎猎的风吹起他上的白衬衣,衣角翻飞间露出一截黑色紧身背心包裹的劲瘦却结实的腰身。









君莫笑赞叹的望去一眼,下一秒刀尖撞上刀尖,蓝河放大的脸的脸呈现在他眼前,薄薄的汗从鬓角落下来,眉间满是耀眼的自信和倔强。









他突然倾身想去吻他,蓝河猝所不防,虽然做出闪避却还是被吻在唇角,他向后跃出一步一步抬眼狠狠的瞪着眼前贱贱的笑着的青年,再一次突上去用力的拔刀斩过去。









“一看就知道是那群执行局的老家伙又教唆我们家小蓝来谋杀亲夫了,真是令哥心疼啊。”









青年嘴里的烟竟还没掉,他懒洋洋的调笑了一句,格挡蓝河攻击的同时侧身躲开狙击手们抓住机会狙来的银色子弹。









“叶修你闭嘴!”









蓝河恼怒道,光剑剑身翻转横砍过去,谁知这一次叶修竟然没有挥刀格挡只是偏身躲过,蓝河砍空向前跌过去,被叶修猛地扣住右手手肘摁住了麻穴。









右手在刹那间失去知觉,蓝河闷哼一声,叶修的右手包裹上来,从他手中抽出他没有力气握紧的光剑,用力投掷向他们身后的西湖。









没有武器之后的蓝河只能用手肘进行攻击,叶修顺势松手躲避,蓝河来不及转移重心,竟然一下前冲,从人行的石子路向西湖跌过去!









“糟糕!蓝团不会游泳!”









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执行局的众人见自家团长要落进西湖喂鱼,纷纷像冲上去帮一把手。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叶修一个倾身向前伸手一捞,搂住向前跌倒的蓝河的腰后麻利的往自己背上一甩,扛麻袋的动作一气呵成。









蓝河:……









“哥就带着媳妇先走了啊!兄弟们你们在西湖慢慢玩啊!”









叶修单手固定住肩上的麻袋,不对,蓝河,向执行局傻眼的一众挥挥伞,便延着断桥一路向湖的另一端冲过去。









“卧槽!还愣着干嘛!去救蓝团啊!!”









不光步枪手们,狙击手们都端着枪跟着冲了过去。









“哎哟,一群熊孩子就会跟着瞎掺和。”









叶修感叹,空着的左手中攥着的武士刀再次变形,伞尖从中间裂开,伞面缩进伞身之内形成银色的枪管,竟然又了变成一把轻型突击步枪的样子。









为了减轻伞的重量,枪内只装了十五发子弹,却全部是穿透力以及击退力极强的黄铜重弹头,基本无视一切便携防弹衣的保护能力,恰好适合叶修在这种情况下射击使用。









“防爆盾顶上!”









寥寥几位盾兵不得不从两边顶上,黄铜的弹头撞在轻钢制的盾面发出丁丁咚咚的脆响,顶着这样的冲击力他们不得不放缓追击的步伐,等射击强度减小他们撤下盾后,叶修与他们早已是一桥之隔。









笔言飞无奈的拨通了上面长官的电话。









“执行长不好啦,蓝团长变成麻袋被君莫笑掳走啦!”










-










“卧槽叶修我求求你换个姿势,我腰真的受不了啊…”









这个扛麻袋的姿势简直硌的蓝河痛不欲生,叶修的肩胛骨刚好卡在他柔软的腹部,跑起来一颠一颠的,他十二指肠都快被硌裂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哥没注意,蓝你帮哥拿一下伞,回去给你揉揉啊。”









叶修便跑便将抗在左肩的千机伞往蓝河手里递,蓝河接过来的下一刻天旋地转,叶修两手一手托住他的肩膀,另一手扶在他的膝弯,传说中公主抱的姿势。









“蓝啊你们下次可要加油了,用麻醉弹这种幼儿玩具对付哥也太大意了吧。”









叶修在午后的日光里笑出一口小白牙。





蓝河挑眉。
















咔嚓。









叶修顺着声音有些惊诧的看过去,一只银色的手铐,安静的扣在他扶着蓝河肩膀的左手上,另一端被他家小蓝握在手中,泛着一层冰凉而精致的光。









蓝河在午后的日光里笑出一口更白更整齐的小白牙。









“你说,谁大意来着?”











- Fin -
































第一次写这样有军械的文……有啥bug请各位多多包容和抓虫;W;








看到相爱相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刷刷这俩的帅气值,虽然好像失败了(








最后更新慢真的很抱歉……









评论(8)
热度(64)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