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米英】Erotic

*一个很迷的R-18脑洞,为肉而肉,慎

*新手司机米×老司机英(

*内含极少量路人×亚瑟情节,不喜慎

*lo主新手上路请勿举报


-


>>. ?

亚瑟·柯克兰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大学室友。

阿尔弗雷德暗恋了他两年。

亚瑟大他一届,并且好巧不巧,是个弯的,所以于情于理这两个人都应该干柴烈火,天造地设的成为一对。

然而其实并没有。

你问为什么?

因为亚瑟·柯克兰有个正在交往的男友。


>>. ??

阿尔弗雷德头一次注意到自己的室友的性/向是他们住到一起以后的第一个周末。

那天晚上亚瑟回来的很晚,阿尔弗雷德听见他控制不了力道的关门声时正坐在自己的房间玩电子游戏,下一刻他听见厨房里噼里啪啦的玻璃茶具碎裂的声音,连忙慌慌张张的摘下耳机冲出门去看。

满面酡红的亚瑟·柯克兰懒散的坐在厨房那张白色的餐桌上,手里提着一瓶被撬开了瓶盖的波本威士忌,脚边玻璃的尸体折射着厨房的吊灯暖橙色的灯光,他身上那件明显不属于他的大了好几个号的蓝色条纹衬衫豪迈的敞开着,露出象牙白的胸膛和脖颈上斑驳交错的吻痕。

他看着阿尔弗雷德呆站在厨房门口的傻样嗤笑了一声,提起酒瓶便动作粗鲁的灌下一口酒,金头发的美国人看见暖光下浅色的酒液流淌过他干净的下巴顺着锁骨流下来,像一条麦香的河流穿梭过胸口和小腹结实消瘦的肌肉,最后消失在腹股沟的阴影当中。

亚瑟·柯克兰伸展似的扭动了一下腰部,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从桌上跳下来。

那些深红色的吻痕顺着他身体的动作在他的上半身上妖娆的跃动,因为身高的缘故阿尔弗雷德甚至能够看到他后颈上一个深的过分的咬痕,甚至还渗出了一些鲜血。

亚瑟的体毛很淡,他注意到了他打着晃的走动间从松松垮垮的垂下来的裤子的边缘露出一小截金黄色的耻毛。

他没有穿内裤。

阿尔弗雷德的脸不受控制的烧了起来,该死的,就算一个刚上初中的孩子都该知道亚瑟·柯克兰刚刚干什么去了,他想,然后下一秒那个沙金色头发的英国佬做出了一件令他更加难以置信的事情。

他伸出右手狠狠地抓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裆部。

“该去睡觉了小鬼。”亚瑟挑了挑眉毛说,手掌挑逗似的顺势向下充满技巧的一揉,感受到那玩意儿的尺寸后惊讶而赞许的吹了一声口哨,然后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摔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阿尔弗雷德大脑当机的站在原地,琼斯小弟站起来精神抖擞的向那个醉鬼的背影敬了个礼。

他可能有点弯了。

他看着被震撼的久久无法平静的小弟悲愤的想。



这是一辆婴儿学步车



- END -


没有后♂面是因为写不动了……

向所有高产的大大们致敬!!

以上——




评论(4)
热度(44)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