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将律/情人节贺】少年与夜如此绚丽

*迟到了一丢丢的情人节贺,一枚无脑的小甜饼

*17岁的将律,无超能力设定,OOC以及大量吐槽有,慎

*标题灵感来自初音ミク的歌曲「少女は夜と鮮やかに 」,但是内容和歌曲没什么太大关系...

*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 1

影山律今年十七岁。

影山律喜欢了铃木将三年,谁也不知道。

在最如花似玉的年纪里成为了一个基佬,还苦逼的暗恋着性向不明的好基友,要命的是异性缘还原因不明的好,影山律感觉心很累。

索性铃木将是个迟钝的傻蛋。

有时影山律会这样欣慰的想,有些庆幸又有些伤感。

恋爱使人愚蠢,但是新世纪的好学霸影山同学表示这都是放屁。

他选择学习。

每当出现非理性的情绪的时候他都选择把自己埋进知识的海洋当中,去接受带着碳粉味的熏陶。

高尔基说得好啊。

影山律赞许的想,然后在人类进步的阶梯中险些一夜未眠。


>>. 2

前一晚上没有睡好的影山律恍恍惚惚的打开了鞋柜打算换上室内鞋,下一秒包装漂亮的巧克力夹杂着各色的情书纷乱的倾泻下来,把他砸成一个大写的懵逼。

……情人节吗?

傻站了几秒以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周围路过的吃瓜群众们向他纷纷投来嫉妒的目光。


>>. 3

每一年的这个时间影山律同学收巧克力都会收到手软,当然今年也不例外。

他抱着作业前往办公室的路上,发作业的时候,甚至安分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思考一小会儿人生的时候,方圆几里都会有女生瞄准机会拿着精美的巧克力和信封,用鹰的眼睛豹的速度熊的力量挤开周围的群演们冲过来,然后用最温柔最甜美的声音对他说:“请收下我的心意,影山君,祝你情人节快乐。”

当然对于巧克力和妹子影山律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他由衷的希望她们可以不要在他急需坐便器的时候出现。

那个女生在他前往厕所的途中忽然从拐角迅猛的闪现出来把粉红色包装的巧克力雷厉风行的摁在他胸口,但是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吞吞吐吐怎样都挤不出来的表白的话,焦急的刘海都黏在了涨的通红的脸上,僵持些许后微笑的影山律似乎听见了自己膀胱的咆哮。

“谢谢你……啊,情人节快乐。”他艰难的维持着最礼貌的声音说,努力不让自己的脸看上去像一块即将爆炸的猪肝,然后接过巧克力快步离去。

有两个坚强的肾是多么重要。

影山律站在洗手台前发自肺腑的想。


>>. 4

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有怎么遇见铃木将。

影山律在放学时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把有些皱巴巴的制服外套脱下来挂在臂弯里,靠近胸口那里的第二口纽扣在最后一波离校时分的丧尸狂潮里不知所踪,整件衣服看上去变得有些不伦不类,于是他索性脱了下来。

他很清楚同样很受女生欢迎的将大约也没比他好多少,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微笑,心里又没有由来的有些苦涩。

这天影山律在学生会的房间里比平时多处理了半个小时的文件,结束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太阳已经向西方坠落了,沉甸甸的暮色透过玻璃落在安静的房间里,连桌角都染上天空温柔的橙黄色。

影山律在夕阳里慢悠悠的站起身来,慢悠悠的捡起腌菜干一样的制服,慢悠悠的下楼,慢悠悠的换回制服鞋。

他用一个纸质的袋子把所有收到的巧克力都分装了起来,由于量太大的缘故提起来有些费力,他拎着那个纸袋慢悠悠的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一个同样没有穿制服外套的身影,深色的影子在身后拖得很长,柔和昏黄的夕阳落在他翘起来的橙红色的发尖上,像是一片羽毛轻轻落在影山律的心脏上。

他张了张嘴声音却卡在了喉咙口,倒是紧接着注意到了他的那个人先开口打了招呼。

“哟。”铃木将扬了扬手随意的说,眼神在他手中提着的袋子上快速的停留了一秒,而影山律注意到了他鼓鼓囊囊的书包。

“……嗯。”他应答,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然后将很默契的走到他的右手边,两人并肩离开了学校。


>>. 5

铃木将今天的废话令人惊悚的少。

影山律其实早就习惯了放学的路上从右侧传来的喋喋不休的扯皮,从前的情人节的时候铃木将无聊起来甚至还会把他堵在教室里,嚷嚷着把两人收到的巧克力全部摊在桌上,比谁收到的更多,然而三年来这个吵吵闹闹的傻蛋一把都没赢过,影山律都替他丢人。

但是比起现在身边的将他还是更怀念情商低到马里亚纳大海沟里去的那个。

迷之深沉又苦大仇深的铃木将让影山律无比不安,要不是他的白衬衫看上去和自己别无二致律甚至要怀疑这家伙在衣服里夹带了非/法/枪/支顺便即将踏上通往阿富汗的征途。

他悄悄的转过眼睛去看走在他右侧的那个红发的少年,那个家伙线条好看的下巴有些压抑的抿着,身后被塞得毫无形象的包让他看上去有些好笑,影山律忽然有些咬牙切齿的意识到,这个不久前还矮他整整六公分的小鬼已经超过了他快要半头。

装个屁的男人的沧桑。

影山律面无表情的想。


>>. 6

回到家里的影山律非常微妙的别扭并且不爽着。

在岔路口和每一个平常的下午一样道别的时候,深沉了一路的铃木将突然欲言又止的叫住他,他转过头,看见他的亮晶晶的宝蓝色的眼睛,和里面映着街道旁边斑驳的树影和傍晚微凉的风。

影山律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没有由来的期待像是充了气的气球在他的左胸当中膨胀起来,他竟然隐隐的雀跃。

他看见铃木将的嘴唇开合了一下,像是在斟酌着什么,入夜前最后的日光斑驳的落在他半边朝着太阳的脸上,鼻尖被照的微微的泛红。

“律,我……”他有些吞吞吐吐的说,不打直球的反应很不像平时的铃木将,意识到这一点的律克制的抿上嘴巴,不让唇角那个开心的笑容暴露的太过于明显。

矜持啊影山同学!!!!!

影山律的肉体在压抑,但他的精神在吼叫,他的灵魂痛苦的挣扎,然后他面前的那个人又说话了。

“国文作业……可以借我抄吗。”铃木将带着少女的羞涩态度认真的问。

影山律听见心中的大气球爆了一句粗口后嘭的一声螺旋爆炸。

他必须是真爱才能忍住没冲上去掐死铃木将。

影山同学躺在床上崩溃的想。

并且还能够微笑着把作业本从书包里拿出来递给铃木而不是呼他熊脸。


>>. 7

去他的人类进步的阶梯,新世纪的好学霸影山君今天决定早睡早起。

晚上八点零五分的时候他就早早的泡完了澡,躺在床上裹紧了小被子准备入睡,正有些迷迷糊糊的时候一个念头忽然在他脑海中闪过,影山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就坐起来。

他制服外套弄丢的扣子还没补上。

于是他苦逼的爬下床,打开房间的灯,从母亲那里借来了针线自己动手。

然后事实证明人不顺起来穿个线都是不顺的。

在尝试把细线穿过针眼若干次未果后影山律终于不耐烦的打算上嘴,他刚咬住一侧的线头的时候窗户忽然被敲响了,一短一长两短三长三短一长一短的频率陪着咚咚咚的声响在黑夜里清晰而惊悚,吓得影山律一个措手不及就把那团线咽进了嗓子里。

这团线差一点就终结了他年轻而不羁的生命。

影山律一边剧烈的咳嗽着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打开了窗。

窗外的制服衬衫外面套了件棒球衫的罪魁祸首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 8

铃木将曾经骄傲的告诉影山律那串暗号的战略意义是他自创的铃木语中“影山律”的意思。

而影山律曾经微笑着告诉他这是他小学三年级就玩剩下的把戏并且半夜三更根本不会有别的痴汉来敲他的窗子所以什么鬼的暗号根本不必要。

铃木将任性的表示他并不听,谁还不是小公举咋地,照样敲那个又臭又长的暗号。

又难听有扰民。

但是影山律表示好好好都依你。

谁让他喜欢人家,认栽。

所以就有了上面那一出。


>>. 9

铃木将从被向内打开的窗户外面蹦跶了进来,讨好的给影山律顺了顺气,结果一个没控制好力道下手过猛直接把影山律的眼泪都给拍了出来。

快要咳成脑梗的影山律表示心真的好累,只好气都喘不匀的跑下去接水,留下对他施暴的犯罪嫌疑人一个人待在他的房间里呆了吧唧的傻笑。

一杯温水灌下去以后影山律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体征总算向着正常的指标复苏了过来,他踩着拖鞋心神俱疲的上楼回到房间,一推门却看到站在自己的书桌前鬼鬼祟祟图谋不轨的铃木将,刚刚好好的抓了个现行。

但是还没等影山律盘问这家伙就自觉的收敛了情态,转过身在书桌前面站了个笔挺,张嘴就又是那句熟悉而羞涩的祈使句。

“律,我……”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影山律只想给竟然还会感到一丢丢期待自己两个毫不留情的大嘴巴子。

他抬起视线对上那双好看的眸子,对方的嘴角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两边翘起来,恰到好处的是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

这一秒影山律的世界被点亮起来。

“……我来还国文作业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影山律痛心疾首到不能呼吸。

他忘记了在让自己失望这一点上铃木将永远不会让他失望。


>>. 10

铃木将被愤怒和悲伤到不能自己的影山律温和的科普了一系列“非法入侵民宅”的相关知识后,半被动的被扔出了窗外。

律的房间里开的过高的暖气让他的头脑有些许的发晕,被室外带着凉意的空气刺激的颤抖了一下后才完全清醒过来,他抬头盯着天空里那些棉絮一样稀疏的云朵发了一会儿愣,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最重要的事情忘记做了。

于是铃木将转身又用那个又臭又长的频率敲了敲影山律的窗户。

三,二,一。

他在心里胸有成竹的倒数了三声,一的尾音落下的那一刻果不其然的看见屋子里那个黑发的少年用力的拽开了浅绿色的窗帘,那张清俊好看的脸在透明的玻璃后面不爽的皱起来,带着一点水汽的黑色的眸子别别扭扭的盯住他,剧烈咳嗽过后的微红还残留在眼眶里。

铃木将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心动。

他听见自己胸腔当中的心脏忽然频率变得急促而狂躁的跳动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清晰可辨,鼓点一般的律动。

他上前一步凑到玻璃前面,将上半身微微俯下来,视线与影山律保持平行,然后露出一个紧张而大无畏的笑容。

一开始他就知道影山律在期待的到底是什么。

因为彼此彼此。

“我喜欢你。”

铃木将用夸张的口型无声的说,夜晚的精灵坏心的用落叶卷着他的声音逃走了却为他留下正片天空当做赔礼,他听见自己的背后传来的无数花火绽放的声音,那些斑斓的流苏形状的枝桠倒影在那双惊诧的,瞪大了的黑色的瞳仁里,流光溢彩,绚丽美艳到不可方物。

他骄傲的发现影山律的眼睛中只剩下他和被点亮的整个夜晚的世界。

他看见那个向来理智冷静的影山律像个收到惊喜后不知所措的小孩子一样呆呆的站在窗前,突然很想要吻他。

铃木将也的确这么做了。

那个很轻很轻的吻隔着一层玻璃落下来的时候影山律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的状态,他像个失去控制面部表情管理能力的痴呆儿童一般,在讶异与喜悦中找不到一个平衡的交点,直到无奈的铃木将用右手无名指与中指的指节再次叩了叩他的窗户,影山律才终于费劲的把理智和矜持的半只脚拽回体内。

“晚安。”铃木将用口型这样说,挥手道别时还扭动着向他比了一个大大的心,影山律又好气又好笑的锤了锤玻璃轰他,还别扭的移开了目光,但最后余光还是忍不住的跟着那个鲜艳的背影挪动了一小段,目送他离开。

夜晚又沉静下来,仔细的确认铃木将的影子完全消失了以后影山律又悄悄地来到窗户前,在他嘴唇到的玻璃的另一侧,红着脸落下一个吻。

“……情人节快乐。”

他小声说,窗外那场盛大的花火依旧旁若无人的开的绚丽。


>>. ??

当然,在后半夜打算关灯睡觉的影山律,发现铃木将拿走了他叠放在书桌上的衬衫的第二粒扣子以后的绝望,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 Fin. -


-


*注:一短一长两短三长三短一长一短这个频率在摩斯电码里是LOVE的意思

以上——


评论(2)
热度(47)
  1. 律律的大柠檬BounnIt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啊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