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MHA/轰爆】半只火鸡

*原世界观架空paro,讲一个轰焦冻没有成为英雄的故事

*标题火鸡梗来自香港动画电影《麦兜故事》,很喜欢,安利给大家

*私设多,OOC有,慎


-



>>. 1

轰焦冻承认他这一生曾有两次怀念过火鸡的味道。

第一次是他和爆豪胜己交往后的第一个新年。

最后一次是在爆豪胜己葬礼前的晚上。


>>. 2

“想吃火鸡。”

轰焦冻说,他看着玻璃柜后面光秃秃的鸡,售货员正在用有些粗糙的手给其中一只涂上橄榄油,它在暖黄色的射灯下泛着柔软的光泽。

站在他身侧的男人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于是轰又问了一遍。

“爆豪,今晚可以吃火鸡吗?”

“为什么你这混蛋非要吃火鸡不可?很麻烦啊。”

爆豪胜己不耐烦的说,指了指玻璃柜里那些码的整整齐齐的鸡的肉体。

“而且光我们两个怎么可能吃的完?说话都不动脑子的吗阴阳脸。”

轰低下了头。

“那算了吧,”他说,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那只光秃秃的,色泽漂亮的火鸡,“以后还有机会的。”

但是今晚是圣诞夜啊,想和你一起吃,以恋人的身份。

他在心里又说,抬起头的时候爆豪已经顶着那张不耐烦的脸在跟售货员结账了。

“就要这只,麻烦包起来。”爆豪的口气不算太好,但指名要了那只刚刚接受完橄榄油马杀鸡的火鸡,接过来的时候还瞪了轰一眼。

“下次少像个臭小鬼一样跟我说话。”

他硬邦邦的说,抱起装着火鸡的纸袋就往外走,轰跟在他后面,那个人后脑上上淡金色的短发看上去那么柔软,他突然想要亲吻他。 

如同爆豪的预料,他们那天晚上果然没能吃完那只火鸡。

后来那只火鸡以各种形式出现在了轰焦冻的便当里,有时候是三明治,有时候在饭团的正中央,有时候混在沙拉里,甚至有时候沉淀在味增汤的汤底。

于是那段时间火鸡变成了轰焦冻最讨厌的动物。

可不可以……不要在便当里放火鸡了?

某天去英雄事务所接爆豪的时候他可怜巴巴的问,换来对方暴躁的怒吼。

“你想死吗阴阳脸混蛋?!”

但是那天晚上下楼给厨余垃圾分类的时候,轰在其中一个袋子里看见那只残缺的半只火鸡。

它的翅膀,腿,和胸口的肉都不见了,他看着它,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遗憾。

轰用单独的不透明垃圾袋把那半只火鸡包起来,打上结放在一边,脑子里那个圣诞夜的晚上尝到的微咸的,粗糙的肉的纤维的味道忽然又清晰起来。

能再吃一次就好了,他想。

为什么还会怀念那个味道呢?他又回忆起自己每一天打开便当盒的时候,那种无言的绝望。

……

可能是因为爆豪的过分温柔。

轰盯着垃圾袋笑了。


>>. 3

他们的相遇和那只火鸡差不多,反正都是莫名其妙的。

春季的某一天, 轰焦冻从离家不远的超市采购回来,他抱着三个塞满速冻食品的大纸袋,钥匙刚插进锁扣,就听见公寓里传来一声巨响。

轰吓得一愣神,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他家的玄关正对着阳台,深蓝色的窗帘被风扬起来,外面日光正好。

他在这春日的太阳下对上一双漂亮的红色眼睛。

金黄色头发的英雄把挣扎不断的犯人强硬的摁在客厅的地板上,那个轰最喜欢的浅灰色的抱枕被扔在一旁,底下压着大片大片碎掉的窗户玻璃。

“……喂,别傻站着,帮个忙,把这家伙的手铐起来。”

那是爆豪胜己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 4

事后爆豪留下了轰的手机号码。

开始他的本意是赔偿对轰的公寓造成的破坏,但经过几次联系,两人竟然不可思议的发展成了朋友的关系。

他们经常在各自下班后相约去居酒屋喝上一杯,从闲谈中轰了解到爆豪竟然是雄英的毕业生,并且是刚好是欧尔麦特退役前辅导过的最后一届学生。

“你的父亲是安德瓦?!”爆豪举着半杯啤酒难以置信的问他,轰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你这个家伙的个性应该也很强吧?”爆豪又问,眼睛里燃起些好斗的光,“来试试?”

但是这一次对面的人摇了摇头。

“啧。”

爆豪别过头。

轰不喜欢提起自己的父亲。

其实说句实话,他对安德瓦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和他这位所谓的父亲离了婚,他从此跟着她生活,她一直没有再婚。

偶尔他会在电视上看见他的脸,起初他会骄傲的告诉别人,全日本第二强大的英雄是他的父亲,所以他将来也会成为那样强大的英雄,可是每当他展现出这样的向往时,母亲的眼睛里总是会泛起恐惧和难过的光。

“焦冻,我的焦冻,”她把他拥在怀里,一遍又一遍这样喃喃的喊他的名字,“答应妈妈,做一个普通人,幸福平安的过完这一生。”

轰于是答应了她,他不愿意看见自己的母亲这样难过。

而母亲在他高中毕业的那一年过世了。

那一年欧尔麦特退役,他在医院的电视上看见了那个象征和平的标志性的笑容,他的面前是和病床一样苍白的女人的脸。

轰焦冻遵守了自己的承诺。


>>. 5

爆豪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在没有交往之前轰就经常这么说,换来爆豪嗤之以鼻的笑容。

温柔是人类最懦弱最没用的优点,是弱者可怜巴巴的自尊心,所以强者从来不需要温柔。

爆豪有些骄傲又有些不屑的告诉他,而轰非常认真的低下头想了想,说:

“可是我还是觉得爆豪很温柔。”

于是金黄色头发的男人揍了他一拳。

为什么会有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温柔的人呢?

轰想不明白。

爆豪知道他不吃辣,所以每一次他去爆豪家做客的时候,他那一份的食物爆豪甚至会用第二套厨具来做,餐具也尽量会选择没有怎么使用过的那几个。

爆豪经常会在街上被一些粉丝认出来,特别是他们下班一起去喝酒的时候,当他们热情上来要求合影或者是签名的时候,虽然不耐烦,但是爆豪几乎不会拒绝,甚至有时天色太暗的时候,他会主动护送独自一人的女性走到电车站。

爆豪的家里很干净,虽然很忙,但是他的阳台上却养着好几盆漂亮的盆栽,据说是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送的,轰有一次听到爆豪在电话里语气很不好的告诉那位朋友,盆栽他早就扔掉了,但几天以后他去爆豪家里时却看到男人顶着一张暴躁的脸,一边低声咒骂,一边为那些植物细心的浇水。

即使性格其实不怎么好,但是喝醉的爆豪却很安静,是那种会睡死过去绝对不给别人添麻烦的类型,轰偶尔会见到他醉倒过去,就那样趴在居酒屋木制的酒桌上,耳根和鼻尖红彤彤的,睡颜像个玩累了正在充电的小孩子。

爆豪其实挺喜欢的小动物的,轰看见过他有时会用木棍逗公园里的流浪猫,但是可能是因为工作太过忙碌的缘故,爆豪告诉他猫是自己最讨厌的动物之一。

爆豪听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专注的。

爆豪从来不会对女性说脏话。

爆豪的字写得很有气势。

爆豪会因为他晚饭吃很多垃圾食品发怒。

爆豪………………

爆豪是个过分温柔的家伙。

所以轰焦冻喜欢上了爆豪胜己。

而轰焦冻恰好是个帅哥,所以他们顺理成章的交往了。


>>. 6

开个玩笑,爆豪胜己可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轰当然也有很多优点,但是长得太帅,帅的太出众了,所以要单独拿出来说。

哈哈哈,这当然也是开玩笑的。


>>. 7

正式交往以后,爆豪搬进了轰的家里。

因为爆豪是个英雄,英雄是个高危的职业,高危的职业会受伤,所以爆豪也经常受伤,受伤以后轰就要照顾行动不便的他。

“啊——”轰说,举起勺子。

“……谁他妈要你喂。”爆豪皱着眉头说,他拒绝张开嘴,于是勺子上的粥蹭了一点在他的下唇上,轰拿着纸巾给他擦了擦。

“胜己,乖一点。”

轰尝试哄他,被两只手臂都打着石膏的青年踹了一脚。

“你这混蛋就是不想去上班。”爆豪含住勺子含含糊糊的骂他,眼神非常凶狠。

轰笑了笑,把勺子抽出来又在碗里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那胜己快一点好起来吧,不然社长会扣我的奖金。”

“你被扣奖金他妈是我的错吗?!”

爆豪暴怒的大吼,他恶狠狠地一口吞下面前的粥,却差点被烫的眼泪都冒出来。

“……!!!”

“……啊,抱歉抱歉,光顾着和胜己聊天,忘记吹凉了。”

“该死的阴阳脸混蛋!!给老子去死!!!”


>>. 8

爆豪胜己的身体素质很好,运气也很好,所以受伤以后也大多数时候都能很快就好起来。

而轰焦冻知道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爆豪的关节因为长年累月高强度的英雄活动和频繁的受伤变得非常脆弱,阴雨天有时候甚至会疼到的抽搐,但是爆豪从不会在他面前示弱,轰能够注意到也是因为巧合,他有一次半夜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的四肢竟然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吓得他一把牢牢的抱住对方,然后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烦死了阴阳脸,睡觉。”

对方嘟嘟囔囔的说,轰的手掌不小心摸到他后背冰凉的汗,心中一颤。

“抱歉,这就睡了。”

轰说,非常小心的松开了怀里的青年,他在黑暗里看着他的睫毛因为疼痛微微的抖动,冷汗凝结在额角,四肢的抽搐却已经被强行控制住了。

“下次再吵醒我就滚出去睡。”

爆豪闭着眼睛说,语气不太好,轰却有点难过的笑了。

“好,以后不会了。”

他许诺道。

但是请不要再受伤了。

他又在心里补充。


>>. 9

啊,抱歉,之前我们有说到爆豪胜己的运气总是很好,但是其实那也是开玩笑的。

爆豪偶尔也有运气不那么好的时候。

轰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在努力的试图整理厨房,趁着爆豪出紧急任务的机会,轰尝试为对方做了一顿晚饭,但在做法式奶油汤的时候他忘记看锅,导致粘稠的汤汁涌了出来,料理台上狼藉一片。

“您好?我是轰。”

他接起来,而对面沉默许久,最后只是请他去一趟职业英雄协会的大楼。

轰有点莫名其妙,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才意识到有可能接到了诈骗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照着对方说的做了。

他走进大楼的时候看见了爆豪的父母亲。

爆豪光己的脸色惨白,眼角却是红的,看见轰的那一瞬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落下来。

“焦冻。”她喊他,语气颤抖着。

轰的心脏也颤抖起来。


>>. 10

轰焦冻参加了三天以后召开的爆豪胜己的葬礼。

那三天里他不断的梦见爆豪,咆哮的,不耐烦的,暴怒的,鲜活的,完整的爆豪。

他梦见他穿着家居服,荞麦面在锅里沸腾,他用漏勺盛起来,面条碰到一旁的冰块发出好听的声音,他从背后拥抱他,鼻子里闻到硝化甘油有点刺鼻但是很温暖的味道。

他梦见他们第一次接吻,他的鼻子因为缺氧泛红,却还要在他退开以后逞强的骂上两句,眼神也避开他。

他梦见记者会里他们提起的那场爆炸,火焰和硝烟把天空染成灰蒙蒙的红色,他们说一共六个人质获救,而他和剩余的二十三个不幸的人一起离开了,大概永远也不会回来。

他梦见那天的大雪,那锅沸腾的法式奶油汤,他煮的一定会比他好上很多。

他梦见他们相遇的春天,他的金发在日光下面很好看。

他梦见他的母亲,如果她还在,如果他们见面,她一定会很喜欢他。

他梦见那半只残缺不全的火鸡,躺在别的厨余垃圾的残骸里,他站在垃圾桶前面怀念它。

快要圣诞节了。

轰想,他醒了过来。

外面的天还没有亮起来,他翻身坐在床沿上,打开了房间的灯。

轰低着头就那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一会儿,脖子有些酸了才仰起头,嘴角却忽然尝到有点咸腥的味道,他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那只火鸡。

这是最后一次了。

轰告诉自己。

最后一次。


>>. 11

于是从那以后轰没有再怀念过火鸡的味道。

是的,一次也没有。


-


>>. ?

五十二年后。

十二月二十四日,东京都,日本。

某个电视台的早间新闻开始播报了。

“……今日东京都地区的公安于XX町X丁目X番X号的公寓内发现了一具完整的老年男性尸体,死者面容安详,没有挣扎痕迹,房间内经检测有大量未散去的一氧化碳气体,此外,警方还在该名男性家中发现了由超市购入的半成品料理,初步推断是准备烹调时操作不当,导致气体泄漏所致的死亡。日本公安再次呼吁各地独居老年人在使用料理台烹饪时请务必格外小心,尽量避免类似悲剧发生。下面将为大家插播一则都市英雄快讯……”


>>. ???

啊啊啊,真的很抱歉。

这一次轰焦冻说谎了。



- Fin. -



啊啊啊啊啊啊结尾没能写出虐感反倒有点好笑(哭)


看到剧场版两人并肩作战的截图突发脑洞,如果轰没有成为英雄的话会是怎样的相遇呢ww

但是想了想发现,他们都成为了英雄真是太好了……

顺便我私心让久哥小小的刷了一下存在感,大家有注意到吗!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以上——


评论(10)
热度(111)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