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双龙组】余生

*两个大妖怪在现代的发狗粮paro,简称现paro

*一颗微型小甜饼,没多少字主要目的就是发发狗粮

*企鹅饲养员荒x书店职员一目连

*四月的放飞自我,可能还会有后续


-


>>. 


星期六的上午就是应该睡个懒觉。

晚春时节的日光透过白色的纱制窗帘落进并不算宽阔的房间里,在铺着厚厚的羊毛垫子的地板上铺开一地,隐约间有橘子汽水与晨风的清香。

一目连穿着睡衣斜倚在床头,床上唯二的两个枕头正垫在他的腰后,一个深蓝一个浅绿,他及肩的头发被松松的绾起来,手里正捧着书店上个礼拜刚刚上新的《刺杀骑士团长》,看的入神。

他其实还挺喜欢村上春树。

今天是一目连轮休的日子,他所工作的书店的老板是一位上了些年级的女性,人很和蔼,说起话来轻声细语,自从不久前刚刚得知一目连有个“隐藏家室”以后,便总是特意将他的轮休排在周末,还嘱咐他好好陪一陪自己的女朋友。

面对这样不由分说的善意一目连总是找不到很好的理由婉拒,他今早醒来的时候发现双人床的另一侧清清冷冷空空荡荡,他的“女朋友”早就不见踪影,只在那一边的床头柜上留下了一张字迹潦草的信笺,大意是说海洋馆那边忽然需要帮忙,今天必须要过去一下云云。

一目连看到留言并没有说什么,他微微的笑了一下便把信笺放回原处,披上外套去卫生室洗漱了。

荒目前在一家东京小有名气的海洋水族馆工作,主要负责饲养企鹅和部分大型鱼类,据一目连所知他不但是那里的明星饲养员兼救生员,甚至还坐拥了一小批少女迷妹,之前难得有一次一目连提前结束了工作坐着JR跨越大半个东京去等他下班,结果被一大群穿着制服的女学生们隔在了企鹅馆的外面,他有些疑问又有些好奇的向右手边的一位女生询问,对方通红着脸抬头望了他一眼,然后用很轻很低的声音告诉他,这家海洋馆几个星期前来了一位很好看的企鹅饲养员,她和自己的朋友今天坐了四十分的列车特意从神奈川来到东京,就是想看一看这位传说中比艺人长得还要好看的小哥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目连哑然失笑,女孩子说着便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泛着樱花色的耳廓像玻璃窗户外面的夕阳一样温柔,不知来处的风夹着馆内咸水的微涩轻缓的扫过她的脸颊,她鬓边的碎发扬起来,在暮霭里被晕染成很美丽的鎏金色。

“一定是一位很优秀的饲养员先生吧。”他轻轻的说,向女孩子眨了眨眼睛,透过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依稀看见了自己的恋人,那个人裹在贴身的潜水服里的身躯挺拔而高大,腹部和腰背的肌肉线条好看的叫人脸红。

荒面无表情的将饲料鱼丢给岸边的几只成年企鹅,大约是刚刚从水中上来的缘故,水滴顺着他湿透的短发一路沿着脖颈与脊背坠落,在地上形成小小的水洼,几只小企鹅于是围着他的脚踝欢乐的踩起了水,高挑的青年低下头去看他们,从一目连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以及微微垂下来的眸子,那眼神与抿起来的嘴角竟然透着隐隐的温柔。

身边的女孩子们有些激动的窃窃私语起来,一目连抱着手臂看了一会儿荒将剩下的小半桶鱼全部喂给那些嗷嗷待哺的企鹅仔,就转身离开了企鹅馆。



荒换下潜水服走出海洋馆的时候天边已经挂起点点星辰,他从随身的单肩包里翻找出手机,一抬头却刚好看见门口的长椅上安静的坐着读书的一目连,那个人浅灰色衬衫的袖口挽到小臂的中央,露出的一截腕骨白皙而棱角分明,右手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搭在纸页的边缘,偶尔无意识的摩挲一两下。

荒无声的笑起来。

他没有立即作声打断看书看得入神的他,在原地安静的注视了他一小会儿后才径直走过去,握住他覆盖在书页上的右手,将书本缓缓的合上。

一目连在这时候仰起头来看他,绿松石一样的眼眸里倒影出夜色中那些黯淡苍白的群星,恍惚间却刹那明亮如同即将爆炸的超新星,荒俯下身去凑近他,眉眼里有浅浅的笑意。

他们在星星与晚风无声的注视里交换了一个吻。

春天的虫子在路边低矮的新抽芽的草丛里吱吱呀呀的唱起歌来,那些羽毛丰满的燕子衔着柔软的黑色泥土飞回那棵不知名的树上筑巢,他们并着肩在不算很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一起走,他的深蓝色的连帽外套盖在他只穿了单薄的衬衫的肩头,左手中牵着他深爱的人的右手。


今夜的东京依旧灯火通明。




- Fin. (?) -


可以不抱什么期望的期待一下后续(?)




评论(4)
热度(221)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