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双龙组】风中溺亡

*一个很久很久以前,两个妖怪相遇的故事,以及关于连连瞳色的脑洞

*私设成山,慎

*瞎掰成分成山,欢迎捉虫



-



>>. 1


荒记得那里本来该是一片壮丽的神社,山坡上有着数以百计的青石石阶,门前是朱红色的高大鸟居,人民虔诚的祈福声夹杂着僧侣日夜诵唱的晦涩经文,和那些灯油与香灰的味道,一起飘散进后山枝丫茂密的树林里。

他记得风神曾经居住在这里。

他沿着残破陈旧的小路一直往山上走,无人修剪的杂草与树根盘缠在脚边,像是枯萎濒死的鱼类,他抬头向着半山腰上看,记忆中原本是漂亮的宏伟的神社的本殿的地方,只剩下一根被时间侵蚀的看不出原本样子的旧柱子。

他继续走,经过了那根柱子之后便是绵延的不见边际的森林,厚重斑驳的树冠挡住日月与星辰,困住低哑的虫鸣,以及一位愚蠢的堕落的神。

森林的尽头是一座上雨旁风的木屋,一条金橙色的巨龙盘旋在破损的草绳编制的屋顶,威严的眉目半闭着,背部的鳞片灰败而黯淡。

他向那座屋子靠近,最终停留在一扇枯萎的木门前,他的手覆上那粗糙的木头的瞬间,巨龙忽然挣扎而起,向着黑洞洞的大约是天空的位置用尽全力的咆哮起来,回音在山林里空荡荡的回响,如同溺亡人失去稻草时候凄厉的悲鸣。

荒推开了那扇门。



>>. 2


一目连第一次遇见荒,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彼时他还是一位万众敬仰的神明,他的信徒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跋涉而来,只为在他神社的绘马挂上留下短短的几行愿望,供奉于神前祈求庇护。

荒的村庄就是那万千信徒中的沧海一粟。

临海的居民们需要靠着双腿走上将近两天两夜才能抵达风神的神社,由德高望重的老人最先走过鸟居与参道进入内部参拜,然后是普通的村民,最后是村庄的村长与巫师。

作为神之子的荒被安排在巫师之前独自进入本殿,他临行前村长俯下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告诉他,千万不可在这神灵威严之地作出大不敬之事。

还是一个少年的他似懂非懂的应了下来,沿着参道的一路都走的小心翼翼,连在手水舍中漱口时都十分注意的不让水溅出杓子,生怕触怒了神明。

走出手水舍以后他看见长长的参道的两盘竖着的砖红色的木制灯笼,灯笼的后面整齐的栽着高大的樱木,现在正是这里樱花开放的季节,淡粉色的花瓣夹杂着空气里淡淡的香灰的气味,被温柔缱眷的晨间的风卷着,飘落时像是轻抚他脸颊的亲昵的手。

他听见天空中很遥远的地方隐约传来风声撕裂的声音,模糊的龙的咆哮声从很高的不为人知的天际逐渐靠近过来,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抬头向上看,一道漂亮的鎏金色的光芒以极快极迅猛的速度落在一棵离他不远处的樱花树上,满树绮丽的花瓣被他带起的风向两侧飘散,裸露出来的树枝上依稀可见一个依木而坐的身影。

身披青白色羽织的风神大人抱臂倚坐在那棵樱木最粗壮的枝丫上,银色中带一些微红的长发披散下来,刚好挡住了右侧的眼睛,那条漂亮的金色的龙温驯的盘在他的周身,面上金黄色的胡须无风自动。

风神注意到了树下呆呆的望着这处的他,那只好看清澈的青绿色的眼眸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荒不可自抑的脸红起来,他急切的想说什么,声音却全部卡在喉咙口,他看见没有来处的微风吹起遮挡住神明左眼的碎发,那视线清浅如水,瞳仁却熠熠生辉宛如夜空中最耀眼的星辰。

他们彼此都没有移开视线,然后荒看见那位风神大人忽然笑了,细长的眉眼在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以很微小的角度弯起来,眼角是锦鲤背上细鳞般的朱红,恰恰好好组成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笑容。

大风忽然从平地而起,参道旁堆积的樱花瓣与树枝上坠落的那些交织着编结出一张浅粉红色的网,荒陷与其中,像是溺于不归之路却又失去来路的行者。

不知多久那莫名的风才终于停下来,他不顾村长所言慌张的跑到那颗樱花树下去查看,那个青白的人形早已不知所踪,只剩下那空荡荡的褐色枝丫与满地狼藉的落花,如同一场只有沉溺者不愿醒来的绮梦。



>>. 3


一目连正在沉睡。

他蜷缩在破败的木屋一角,那张颜色肮脏的毛毡上,眉头紧锁着,呼吸沉重。

明红色的诡异的妖纹在他惨白的脸颊和脖颈上肆无忌惮的蔓延,像是龟裂的大地上歼尽罪恶的业火,他身上依旧披着那件青白的象征他风神身份的华贵羽织,领口敞着,露出枯瘦的肩膀与一截锋利的几乎要刺穿皮肤的锁骨。

荒极尽轻缓的走过去,离得更近以后他发现他在不受控制的战栗,冷汗坠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又在下一个瞬间被蒸发,那是他身体里新生的狂躁的妖力,那种原始的野兽般的力量正在撕扯他残留的神格,宛如贪婪的恶魔将他分筋剥骨,将那些美好的高洁的东西从他的灵魂里抽离出来,然后蚕食殆尽。

如此愚蠢冥顽的神明。

他伸手去触碰他覆盖着妖异纹路的面颊,那里热的发烫,他的指尖沿着他的鼻梁向上描摹那紧闭的右眼,划过颤抖的睫毛,最终落在眉心。

荒轻轻的撩开他覆盖着左边的眸子的头发,不同于右边的眼睛,一目连左边的眼眶里空无一物,那颗青色的星辰般的瞳仁不知所踪,只从黑洞洞的眼窝里流出粘稠肮脏的脓血,干涸在左侧的面颊上。

他用曲起的食指关节小心翼翼的描摹了一下那只眼洞下的眼睑,而一目连的身体几乎立刻的痉挛起来,剧烈的疼痛将他从沉睡中唤醒,模糊的视线当中他依稀看见一个人影,冷色调的头发与眼瞳,眼底却压抑着似是存在百年的温柔。

“……汝……是何人……”他问。

那人没有说话,给予他的回答是一个浅浅的,落在左眼上的吻。

“睡吧。”那人说,吐息落在他的耳根旁边,意识恍惚间他嗅到海水的咸涩与微苦。

一目连于是再一次沉沉的睡去。



>>. 4


他再次醒来时已是百年之后的事情。

那份折磨他许久的妖力终于在身体里寻找到了一个平衡,被他曾经为神的身体镇压下来,偃旗息鼓。

一目连起身,用仅剩的右眼环顾四周,这座木屋还是百年前的样子,不同的是一束明亮的日光从破损的草绳的屋顶落下来,照亮空气里浮浮沉沉的尘埃。

他来到门前,伸手推开了那扇困他百年的木门。

门外恍若崭新的世界,那些包裹着这座小山的参天的树木与暗色的树冠都不见了,剩下的是修剪的整齐的低矮的灌木丛,还有头顶上那一片蔚蓝色的天空,纯净的,不含杂质的,像是静静的被悬挂的大海。

屋子旁边一个小小的水塘忽然吸引住他的目光,他于是走过去查看,却有些惊讶的发现那竟然是一小片精心挖出来的池塘,三四条赤红的锦鲤鱼摆动着火焰般的尾巴在波光粼粼的池地游动,清澈的水面上映出他自己的脸。

他愣住了。

他看见自己那只空洞的左眼里,有什么金色的,灼人的东西闪烁着。

他急切的俯下身去确认,清澈的可以见底的鱼塘倒影着天空和那颗早应该不在那里的左眸,但是这一次他看清了,那个金色的东西不是眼球,在黑色的眼眶里,一颗小小的,金灿灿的星辰停留在中间,像是曾经他在夜空的群星中见过的某一颗。

一目连良久没有动作,直到他听见背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池塘里倒影出一个高大的影子,冷色调的头发,还有眼神里与百年以前相似的温柔。

“谢谢你。”一目连说。

而那个人的回答是将他紧紧的拥进怀里,以像是用尽一生的力气。

“太好了。”

他说。




- Fin. -


本意只是一个关于妖(jue)化(xing)的连连为啥会有金色眼睛的脑洞,结果就……

之前承诺的那个现paro的后续依旧会写,大纲已经撸好了,但是正文可能要稍微等两天啦


我这咸鱼对双龙组可能是真爱

以上——


评论(5)
热度(138)
  1. 与友人别BounnIt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死了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