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双龙组】潮汐

*摸鱼产物,就是个腻腻歪歪的小段子

*学弟荒x学长一目连

*算是庆祝拿到非酋中级... _(:з」


-



>>. 1

夜很温柔,风声也很温柔。

一目连的气息夹杂着杜松子酒的味道落在他右边的肩膀上,连颈侧都是发酵过的大麦浅浅的香。

他们并肩坐在深夜无人的海滩上。

已经很晚了,早就过了大学宿舍门禁的时间,连那些终日在细沙上喧嚣的海鸥都似乎飞回了巢穴里安眠,砂石的斜壁上的杂草也低头打起瞌睡。

荒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的柏油马路上,一目连的外套被扔在后座,入夜的冷风里他肩头迷迷糊糊的学长正披着暗恋着自己的学弟的外套,却似乎对这两件事情中的哪一件都不知情。

荒喜欢一目连,谁也不知道。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三年。

今天晚上是学校里所有大四学生的毕业酒会,荒作为一目连的直系学弟很自然的收到了邀请,而酒会的现场,在学生会任职的一目连理所当然的被一通好灌,荒也自身难保,抽出空来想要支援学长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早就喝的有些意识不清了。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将一目连从被乙醇刺激过头的人群里解救出来,那个人带着酒气的身体踉跄的倒进他怀里,一双氤氲的绿眼睛抬起来,大着舌头告诉他,自己想去海边看星星。

荒几乎没有过大脑就应允下来。

全然忘记了今天是个多云天。

于是现在他们并肩坐在被云层厚厚的覆盖住的天空下面,相对无言。

荒偏过头去看倚靠在自己右肩上的醉鬼,那个人好看的眸子半闭着,凌乱的长发散下来,有几缕落进他的领口里,发梢挠的他心口麻麻的痒。

他忽然想要一个吻作为报答。

有一点犹豫的看着那个人,荒知道正有成百上千的羽毛从他左边的心口生长出来,那些羽翼层层叠叠的拥抱着脆弱的器官,触感柔软却叫人难耐,像是等候假期的小孩子空荡荡又黏糊糊的欢喜。

“我想告诉你一些事。”粘在他肩胛上的人突然的说。

轻缓的风带着盐分的咸涩拂过他轻轻的颤抖着的睫毛。

“其实我们房间里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情书……都是我清理掉的,”因为酒精的缘故,一目连的口齿难得含混着,他的额头抵着荒右边的脖颈,用一种他在清醒时从未有过的口气说话,“……真是受欢迎到让人生气的大三学弟。”

荒没有作答,他用没有被限制的左手紧了紧那个醉醺醺的家伙肩膀上的外衣,换来对方不满的轻蹭。

“你自己是不是不知道……你衣柜里那些深色的连帽衫,真的很丑?”

“为什么不听我的建议来学生会?……说什么对社交不感兴趣,根本就是敷衍的借口吧……毕业了要怎么办?”

“还有头发……明明很软为什么总是抱怨?如果不好打理就去剃光头啊,反正脸那么好看……什么发型都没差吧……”

荒看着他张合的唇,十二分认真的听他絮絮叨叨的没有逻辑的抱怨,一目连在平时断不会用这样毫无遮拦的方式说话,他总是内敛的,温和的,礼貌得体的,把尖锐的不悦和冷漠藏的疏离而柔软,连不小心显露的棱角都是温柔的。

现在这样任性又委屈的一目连荒从未见过,甚至在任何想象中都不曾出现,可是就算这样他的感情依旧病毒一样的疯狂滋长。

他这样不可救药的喜欢着他。

“学长,”他轻轻的说,左胸腔里的器官像是泡在滴了糖浆的柠檬汁里,每一下跳动都是酸涩的甜,“我明白,我们回去吧。”

一目连不做声了,脸颊蹭着他的肩膀侧过头来看他。

“但是,”醉的晕头转向的学长半闭上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嘴角向上弯成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我还最后一件事没有告诉你。”

“一件你大概不知道的事。”

他犹豫了一下,于是时间停止流淌,连月亮也从云层里探出头来悄悄的听。

“我,对你……”

最后的那两个音节飘散在海风飘忽不定的的低吟里,像是一支塞壬用来迷惑人心的歌谣,波浪在他们脚边斑白的贝壳上破碎成星星点点的光,那些细碎的光芒闪烁着,最终和远方沉默的岛屿一起,融化进大海深蓝色的呼吸里。

夜很温柔,风声也很温柔。

荒很慢的闭上眼睛,努力掩饰在眼底呼之欲出的笑意。

“那么我现在知道了。”

他说,在风带走潮汐之前吻上他。



- Fin. -


论坛体的(下)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我保证……………


评论(7)
热度(178)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