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双龙组】他是龙

*架空童话paro,讲一个王子和龙的故事

*治愈向,私设多,OOC有

*总之写的很开心的一篇,希望会喜欢!



-



>>. 1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山的那一边有一个王国。

王国的村庄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少女,雪白的的皮肤和红色的嘴唇,淡金色的头发像纺织机里的缎子一样耀眼。

人们纷纷歌颂少女的美丽,少女却逐渐厌倦了乡下的生活,她在夜里逃离了村庄,点着火把来到了王国南边的山谷。

山谷的深处有一座高高的塔楼,四周栽着大片大片蓝色的矢车菊,在当地的传说里,这是巨龙所守护的塔楼,贸然接近的人都会受到巨龙的惩罚。

少女不相信传说,她大胆的去采了一朵矢车菊,摘下的瞬间,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出现在她的眼前,告诉她,要是带走了这里的花,就必须要用别的东西来交换。

这个年轻人有一双奇异的乌金色的眼睛和银白色的长发,少女好奇的看着他,忍不住问:“你是龙吗?”

“我是啊,”年轻人眨了眨眼睛说,“所以你要用什么来和我交换?”

“哇好酷啊!我还从来都没有遇见过龙!”少女说,“那你吃人吗?”

“不啊,”龙说,“我吃素。”

龙很俊秀,少女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

“我拿自己和你交换吧。“少女红着脸说。

龙看了看少女,觉得她身上也没有什么其他值得交换的东西,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

少女在龙的塔楼住了三天,第四天的清晨有一群强盗经过了山谷,强盗的首领看上了少女的美貌,就趁着龙出去遛弯的时候掳走了少女。

强盗们进入了王国,首领带着他的部下们一路打进了皇宫,他杀掉了国王,自己坐上了镶着红宝石的王座,少女也就理所当然的做了皇后。

龙很快得知了这件事。

他化作青年的样子来到城堡找这个王国的新王,新王召开了盛大的晚宴接待他,美丽的皇后站在他身边,用金子做的酒瓶为他斟酒。

“你带走了属于我的东西,现在你要用什么和我交换呢?”龙问国王。

“你想要什么?爵位?还是用不完的金子?”国王说。

龙低下头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这些我都不要。”

“在你和皇后的第三个孩子满十五岁的时候,把他献给我。”龙说。

国王应允了。

那天以后的很久都没有人再见到过巨龙。


>>. 2

三年以后,国王与皇后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

小王子出生的时候是冬天,这片王国的冬天没有晴天,但是那个晚上是奇迹一般的满月,皇宫的花园里的红玫瑰和天上的星星一起绽放。

占星的巫师告诉国王,他是上帝赐给大地的礼物。

王子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预言的能力,他被国王允许住在城堡最高的房间里,女仆们纷纷传言他可以和星星交谈。

但是王子没有朋友。

他总是一个人。


十四年很快过去了,这一天的晚上是王子十五岁的生日。

国王在城堡的大厅里举办了一场相比十八年前还要更加盛大的宴会,所有的贵族都受到了邀请,盛装的王子坐在红宝石的王座的右边,女仆为他面前的酒杯斟满紫红色的葡萄酒,皇后却小声的哭泣起来。

“您为什么要哭呢?”王子问皇后,皇后没有回答。

巨龙在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来了。

“请您履行您的诺言,陛下。”龙对国王说。

国王依照许诺将王子献给了化作青年的巨龙,龙向国王行礼,和王子在漫天的大雪里离开了城堡。


>>. 3

龙很快的意识到王子是个少言的人。

“我的名字是一目连,”回塔楼的路上,龙自我介绍说,“你叫什么?”

王子沉默不答,他胸前的红玫瑰在风雪里枯萎了。

“好吧,”龙好脾气的说,他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像是星星一样亮,“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王子问。

“石头剪刀布,天上的仙女都玩,”龙说,“如果我赢了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

王子想了想,又问他:“那要怎么算赢?”

“嗯……”龙有点犹豫,但是还是很诚实的说:“就是你出什么都算我赢,因为你不知道规则。”

“你们龙都这么赖皮的吗。”王子无语了。

“我们哪里赖皮。”龙笑的很温柔。

王子放弃了抗争。

“我叫荒。”他说。


>>. 4

从此王子住进了巨龙的塔楼。

塔楼的顶端有一个小阁楼,龙在里面放了一张床,一张木桌,和一个装满蓝色矢车菊的花瓶。

在白天的时候龙是他原本的形态,蜷缩着巨大的身体趴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打瞌睡,太阳下了山他就变成青年的样子,回到阁楼里给王子准备晚饭。

“你待在这里很久了吗?”王子盛了一勺盘子里的豌豆问,龙在旁边托着腮看他吃。

“不算很久,”龙想了想,说,“也就快四百年吧,豌豆熟了吗?”

王子低头不答,龙就歪着头看着他。

“熟了。”王子被逼无奈的说。

龙满足的微笑着打了个哈欠。

“我要在这里呆多久?”王子吃了一会儿以后又问,但是龙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睡着的时候银白色头发落下来遮住了半边脸,眼睛闭起来的弧度像是个小孩子,王子放下勺子看了他一会儿,去旁边的床上取了毯子给他披上。

冒失鬼。

王子在心里想。


>>. 5

巨龙有一个秘密,他很喜欢看人类的书籍。

他将塔楼的底部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藏书库,里面堆积着不同种类的书本,童话,戏剧,甚至是古罗马时代的羊皮纸,因有尽有。

夜晚王子睡不着的时候,龙就会在墙角点一盏小油灯,给他讲故事。

“不要童话。”有一天王子要求说。

“可是书上说童话最适合当睡前故事。”龙有点委屈。

王子就用自己深蓝色的眼睛盯着他,他知道龙最受不了这一套。

“好吧好吧,”龙投降了,“那换一个。”


龙给他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片大地上还没有龙的时候,守护这里的是一位风使。

风使是神的使者,掌管着土地上的四季与生灵的秩序,确保他们不被轻易的打破。

但是风使也是个心软的人。

几百年前这片祥和的土地上经历了一次巨大的灾难,人们的家与牲畜被汹涌而来的洪水淹没,他们仓皇的四处逃窜,遍地都是流离失所,生灵涂炭的景象。

被逼上绝路的人类只好向风使求助,他们把新娘打扮的少女作为祭品,绑在木制的小舟上一艘艘推向湖里,但是每一艘都被送回来。

风使孤身去了海神的宫殿。

海神提出要风使的一只眼睛作为平息灾难的报答,风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于是海神取走了他的左眼。

大地回归了平静,人们的脸上再一次出现笑容。

但是风使却受到了神的惩罚。

那是人类的劫难,是你无权干涉的东西,神告诉风使。

违背了秩序的风使不能够继续留在神的身边,神将俊秀的风使变成了一头身形庞大,面目狰狞的野兽,送往人间。

“既你怜悯人类,那么你就该和他们一起生活。”神说。

可是没有人类愿意接受化为野兽的风使,他们惧怕他,叫他“怪物”,说他是不详的征兆,惊恐的村民们用石头的长矛攻击他,将他从村庄里驱逐出去,于是遍体鳞伤的风使只好狼狈的逃出他曾经守护过的土地。

风使在人间流浪了很久很久。

有一天风使经过一个王国的时候,他在南边的山谷里看见了一片蓝色的矢车菊。

在风中摇曳的矢车菊让风使想起那片大海,他在花田的中央为自己造了一个家,决定在山谷里定居下来。

从此没有人再见过风使。

他一个人在矢车菊的城堡里幸福快乐的生活了下去。


故事讲完了,王子看着龙沉默了很久。

“是我讲的不好吗?”龙有点紧张,王子却摇了摇头。

“风使……不恨神吗?”王子想了想,问。

他看到龙那双金色的眸子在烛光里一闪一闪的,很温柔。

“神只是尽了他应尽的义务。”龙说。

“那些村民呢?”王子又问。

“他们只是普通人,那不是他们的错。”龙笑了笑,把王子身上的羊毛毯掖紧了。

王子又沉默下来。

“我不懂。”过了一会儿,王子说。

“没关系的,”龙说,“因为你是上帝的孩子。”

“……不是的,”王子反驳说,“人们说我是被撒旦诅咒的不详的东西。”

“瞎说,”龙有点生气了,“他们凭什么这么说?”

这是王子第一次看见龙生气。

“因为我不会为人民带来喜乐,我的预言只会带来苦难。”王子平静的说。

龙俯下身抱了抱他。

“不要去管那些流言。”龙说,他有点瘦削的身材意外的温暖。

王子将脸埋进他的脖颈,睡着了。


>>. 6

王子与龙在一起生活了四年。

十九岁的王子已经长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龙的身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对于他没有止境的生命来说,四年的时间太过于短暂。

今天晚上王子即将迎来他二十岁的生日。

在太阳的最后一缕光消失在山坡上的时候,简单的宴会开始了。

王子在墙角架起了一个小火堆来烤兔子,龙站在他的旁边煮汤,蛤蜊在白色的浓汤里翻滚,锅的边缘放了一圈烤的金黄的面包片。

“我给你准备了惊喜。”龙边搅拌边说。

“又是花冠?”王子问,把烤好的兔腿举到龙嘴边,龙咬了一小口。

“这次不是。”龙说。

不一会儿汤煮好了。

龙熄灭了火,把放在墙角的一个木箱子拖过来,打开,王子看见里面放着一把精致的匕首,柄上雕刻着他看不懂的文字。

“这是纯银制的,”龙把匕首拿出来给他看,“从前你的老师告诉过你吗?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死龙的,只有最纯粹的银制成的武器。”

龙把银匕首递给王子,王子却没有伸手去接。

“荒,你相信我吗?”龙问。

王子先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龙于是微笑。

“这只是礼物呀。”龙又说,王子把银匕首放回了箱子里,把箱子推到了自己的木床下面。

“我知道了,”王子说,“谢谢你的礼物。”

龙不说话了,牛奶一样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披散的银发泛着和那把匕首一样好看的光泽。

王子的心中一动,他凑过去轻轻的亲了亲龙的脸颊。

龙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脸却一下就红了。

“你……你不要开这种玩笑。”龙小声的说。

“我没有开玩笑,”王子说,“我想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龙的脸更红了。

“可是……”龙还想反驳,但是这一次王子直接吻上了他的嘴唇。

“……”

龙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 7

那一天的晚上王子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看见自己故乡的城堡燃起大火,人群挥舞着起义的大旗一路攻进皇宫,他们将奢淫无能的国王送上了断头台,国王的鲜血把护城的河流都染成红色,皇后站在高高的露台上喝下了毒酒。

“邪教徒不配成为我们的国王!”

“与恶魔交易的野蛮人!他的脖子里流出来的血液是黑色的!这就是证据!”

“主啊!请给予我们处罚叛神者的权利!”

人们的高呼与嘶吼在破败的皇宫持续了三天三夜,国王失去了头颅的尸体被钉在十字架上,火焰顺着燃烧的稻草吞噬了他,在风中变成焦黑色的灰烬。

国王所有的孩子都相继受到了同样的对待。

城堡古老的墙壁上沾满腐败的血液,但是疯狂的人群却依旧不满足,“罪孽还没有被清除,”他们说,“南边的山谷里住着恶魔,还有那个逃走的被撒旦诅咒的孩子。”

“杀了他们!”为首的村民高喊,“杀了他们!让主的光芒重新回到我们身边!”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起义的人群吼叫着,举起了长矛与鲜红的旗帜。


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

“做恶梦了吗?”坐在一旁读书的龙担忧的问。

王子摇了摇头,冷汗沾湿了他的背部。

“没有,”他低下头,面不改色的撒了个谎,“梦见你走了。”

龙笑了。

“傻子,”龙说,“我就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

王子起身用力的抱住龙,龙的身体还是那么瘦削,肩胛骨硌的王子心口生疼。

“永远留在我身边。”王子说。

“好啊。”龙说,顺从的任由王子的吻落在他的额头。

夜已经很深了,王子和龙站在塔楼唯一的窗口向远方眺望,山的那一边似乎能看见暗淡的火光与星星。

“我想保护你。”

风声里,王子很轻很轻的说。


>>. 8

王子没有把他的梦告诉龙。

这个王国的冬天很长,春天来临的时候像是另一场梦境。

龙还是喜欢在白天去不远处的山坡上打瞌睡,夜晚就靠在王子的床边点着油灯看书,天晴了他们一起去看矢车菊在花田里开成漂亮的蓝色,下雨天就留在塔楼里打扫墙角的灰尘。

山谷里的动物们都是龙的朋友。

阳光晴朗的天气里王子和龙一起去拜访鹿和兔子,龙把蓝色的花编织成花环装在木头篮子里,留在草地上等他们自己来戴上。

“棕熊喜欢蜂蜜,但是黑熊就更喜欢树莓。”龙告诉王子。

百灵鸟每一天的傍晚都来他们的窗台上唱歌,龙会把前一天的晚餐剩下的小麦喂给它,于是很快不同种类的小鸟都飞来,百灵鸟的独唱变成一支欢快的合唱曲。

王子就在这动人的歌声里邀请龙跳舞,木桌上的烛光是他们的水晶吊灯,书本是驻足的侍者,干面包和豌豆是金盘子里的佳肴,龙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王子牵着他的手引他进进退退,他们在舞曲结束的时候亲吻。


然后春天也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

夏天刚刚开始的时候,龙从山坡上回来的时候带来一个消息。

“讨伐的队伍从王国里来了。”龙说。


>>. 9

人们比他们想象中更快的包围了塔楼,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到小路的尽头。

“杀了那个恶魔!杀了他们!”他们高喊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和旗帜,脚下踩着枯萎的蓝色矢车菊,“他是和那个异教徒做了交易的恶魔!撒旦的孩子在跟随他!杀了他们!是他们诅咒了我们的王国!”

塔楼里的龙把木制的箱子从床底拖出来,把银匕首塞进王子的手里。

“我们没有时间了,”龙说,“杀了我。”

王子握着匕首没有动作。

“荒。”龙喊他的名字,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

王子低下头看了看匕首,又看了看龙,他皱起了眉。

银匕首躺在他的手心里,无声的催促他。

王子慢慢的举起了匕首。

龙闭上眼睛。

杀了我,他在心里说,回到他们中间去,去做他们的英雄。

匕首扎在龙右边的肩膀上,穿过了他肩胛的骨头将他钉在地板上,纯银灼烧着接触到匕首的皮肤,吓人的焦黑色蔓延开来。

王子起身离开了龙,龙抬起头来看他。

“荒?”龙问。

“我会保护你。”王子站在窗边说,他清楚的听见塔楼底下的人群愤怒的吼声。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王子在呼喊声中踏上窗沿。

“我就是龙。”王子说,他的声音平稳,眼睛里没有波澜。

“把那个撒旦的孩子一起带来!”人们大吼。

“他不这里,”王子说,“我吃掉了他,变成了他的样子。”

“杀了这只恶龙!”

“杀了他!”

讨伐的队伍高亢的呼喊几乎要将塔楼掀翻,被银匕首钉住的龙无法动弹,他看见他的小王子转过身来向他微笑,在明亮的日光里英俊的像是一位天神。

“一目连,”王子说,“记得你答应我的事。”

眼泪从龙的眼睛里面流下来。

王子沉默的看着他,最后一次用那种极尽温柔的眼神。

“我爱你。”王子说。

他纵身跳下了塔楼的窗台,龙听见风吹起王子的衣角,他像是一只飞鸟。

塔楼底下的人群爆发出巨大的欢呼。


>>. 10

“那后来呢?后来龙怎么样了呢?”孩子们拽着神父的衣角急切的问。

神父没有说话,他将手中的书合上了。

“神父大人?”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胆怯的喊他。

“没有后来了。”神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阳光从彩绘玻璃的窗户里照进来,洒在神父扎成一束的长发上。

“您为什么要哭呢?”被挤在一边的一个孩子大声问。

“我没有哭,”神父说,用手指抹去脸颊上湿润的水滴,“这些是早上的露水呀。”

吵吵闹闹的孩子们逐渐安静下来,神父把手里的书放到一边,站起身来。

“我的孩子们,”神父说,“现在是祷告的时间了。”

发色各异的孩子们都听话的站直身体背诵起了祈祷词,日光照亮他们天使一样的脸庞,还有墙角的阴影里一个小小的陶罐和一束枯萎的蓝花。

神父带领着他们一同祷告。


“无上权力的主啊:

“你的怜悯又带领我迎接另一天的黎明,机会将是徒然的,除非我在恩典中成长。

“伟大的牧者啊,求你引领我今日走在你完全的路上。愿你的杖,你的杆保守我走义路。约束我的脚,免得我迷失进入隐闭的危险,掉入撒但遮掩的网罗。求你防卫我免遭恶者的所有攻击、世界上诱惑的诱饵,和来自我自己肉体的诸情欲。

“圣灵啊,以全能的力量和驻防来住在我心。

“奉我主的名义*。”



- Fin. -


*蓝色矢车菊的花语:遇见


这篇写的很用心,也改了很多遍……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_(:з」

以上——


评论(26)
热度(420)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