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舔人
用脚写文
杂食系花心老咸鱼
不定期掉落各种产出

//weibo: 西门大汤圆

【双龙组】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现paro,讲一个通感症和一见钟情的故事

*摄影家荒x画家一目连,傻白甜,小日常,私设有

*BGM请戳我



-


>>. 1

街口32栋右边的拐角新开了一家咖啡馆。  

一目连背着素描本和画笔来的那一天下着小雨,他撑了一把透明的伞推开店门,玻璃门沿上那一颗陶瓷的风铃叮当作响,声音是浅蓝色的绣球花。

店里的人不太多,他挑了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来,把本子和削好的铅笔整齐的码在桌角上,暖洋洋的软糖和奶油的香气在鼻尖绕了一个圈圈,大约来自于桌子正中的多肉植物。

一目连点了一杯热可可,然后靠着玻璃窗发起呆来。

南方春季的雨下的缠绵又啰嗦,他的通感症在漫长的雨季里变得格外的灵敏,看什么东西都染着深深浅浅的青蓝色,指头上摩挲的铅画纸有一股泥土和青草混杂的腥气,耳边播放的背景音乐尝起来也是雨水的味道。

语言在这时候就变得贫瘠起来,一目连想。

热可可在他心不在焉的走神的时候端了上来,上面的白雾像是软软胖胖的绵羊,一目连用小巧的甜点勺搅拌了一下,上面可爱的小熊拉花糊了一片,中间的鼻子被他戳出两个鼻孔来。

他没有喝,手里捏着勺子优哉游哉的转。

这个时候风铃和绣球花叮叮当当的又响起来。

一目连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却黏在了进来的人身上挪不开了,推门进来的青年没有打伞,整个人都被浇了个透心凉,深青色的水滴顺着他的额发滴滴答答的落下来,青年抬手捋上去,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睫毛上沾着波子汽水带有碳酸味的冰凉。

波子汽水味的青年坐在了靠近门口的地方,离他有一些距离,年轻的服务生红着脸递上了干毛巾,他道了谢接过来,声音像是半融化的冰块,一目连放下了勺子,心脏却不受控制的砰砰跳,嘴里尝到香草冰激凌上枫糖浆奇异的甜。

真好看的人,他心说,提起手边削好的铅笔。

石炭摩擦在有些粗糙的画纸上发出好听的沙沙声,青年的轮廓被缓慢的勾勒出来,高挺的鼻子,薄嘴唇,宽肩膀,微凉的睫毛,和海浪一样的眉眼,热可可在他的手边逐渐凉下去,白绵羊变成一只浅灰色的兔子。

时间就这样淅淅沥沥的过去,所有雨滴在他耳边一起结出花蕾来。


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一目连抬头撞上了青年看过来的目光。

他愣了愣,知道自己的脸也许红了,再回过神的时候青年已经在他面前好整以暇的坐下,向日葵在他的指腹上绽放成饱和的橘色,青年端起冷掉的可可喝了一口,眉头舒展开来。

“画的真好。”他看着桌子上的画纸淡淡的说。

这下浅灰色的兔子也不见了,粉红色的丘比特倒是来了。

还是光着屁股的那一位。


>>. 2

青年的名字叫做荒,听起来和绣球花的颜色有点像。

荒是一位摄影师,扛着单反相机和大大小小的一堆镜头大街小巷里的跑,他赶着最后一班长途汽车来到这个南方的小城,雨伞却忘在了座位上,出了车站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场春雨浇灭了理想。

他沿着一条不知通往哪里的柏油马路瞎转悠,走着走着就来到这家新开的咖啡馆,他站在窄窄的屋檐下面等雨停,等着等着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隔着一扇通透的玻璃他看见咖啡店里坐着发呆的一目连,雨滴模糊了画家的眉目,那双绿松石一样的眼睛却清晰的烙进他心里,像是最好的胶片洗出来的特写照片。

荒于是推开门走进去,他们于是顺理成章的相遇。


他们挤在那把透明雨伞下面回了一目连的公寓,雨淋湿了后背和半边肩膀,一目连在鞋柜旁边把湿哒哒的外套脱下来,一转身却被吻了个七荤八素。

鞋子和钥匙圈被随意的丢在一边,金属的环扣上还沾着热可可腻腻的香气,他们倒在沙发上,湿润的吻落在彼此的眉心与额头,柑橘调的甜和薄荷的微涩在嘴角弥漫开来,耳边响着断断续续的不成调子的情歌。

外面的雨势更大了,雨点打着梧桐树的叶子噼噼啪啪的响。

荒从背后进入他,一目连倚着沙发的靠背抑制不住地喘息,被打开的感觉不算太好,酸酸涨涨像是一口咬到没有成熟的青梅子,他感觉到尾椎的肌肉难耐的缩紧了,又被青年带着茧子的手抚开。

“放松点。”他在他身后说,声音里的冰块化开来,融成白瓷碗里清甜的红豆汤。


这场雨断断续续的下了一整天。

一目连醒过来的时候雨声变小了,他在暖橙色的被窝里翻了个身,看见光裸着上身的荒坐在一边,手里拿着相机安静的调试。

赛琳迪翁在沉默的空气里悠悠的唱起来,他懒洋洋的欣赏了一会儿青年漂亮的肌肉线条,又钻进了被子里。

“今天的雨是橘色的。”他说,“尝起来是桃子味的波子汽水。”

荒转过身来向他笑。

“其他的东西呢?”他问,红豆汤里被撒上一把细细的砂糖。

一目连闭上眼睛认真的想了想。

雨停下来。

“记不清了。”他说,舌头又尝到他们接吻时候柑橘的香气。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


>>. 3

去旅行吧。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一目连提议说。

荒在几天前刚刚在这座城市举办了他的第一场摄影展,来看的人不算很多。

他本人也不大意外。

展出的作品里几乎看不见什么天空阳光和人物,石板路上脏兮兮的裂纹和楼道里的杂物却意外的受到偏爱,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类似垃圾桶里用坏了的两把旧牙刷,和床头柜上的缺了一个口的搪瓷水杯,看得人莫名其妙的。

一目连说他拍摄的照片都带点凉凉的不近人情的味道,像是掺了碎冰的板蓝根,需要热带的椰子树和草裙舞来中和一下。

荒哭笑不得。


他们花了一整天来考虑目的地。

“马尔代夫?”一目连坐在电脑面前问他,荒半靠在床上,手上漫不经心的擦拭着单反相机的镜头。

“是什么颜色的?”他问。

一目连就把网页往下拉,去看下面的照片。

“紫红色吧,”他看着灯火通明的岛屿和木桥说,“还要带一点,啊,珊瑚有些褪色的感觉。”

“好啊。”荒点点头说。

“那澳洲呢?”一目连又问,把马尔代夫的网页拖到一边去,“这个感觉颜色要更多些,红红蓝蓝的,是贝壳的那种质感。”

荒把镜头小心的拆下来,又换上另外一个,擦拭起来。

“也可以。”他边擦边说。

初秋的天气逐渐变得干燥起来,梧桐树枯黄的叶子落在窗台上,闻上去带了点木屑安逸又陈旧的味道,绣球花凋谢了,向日葵在斑斑驳驳的玻璃窗户上开的正好。

一目连把电脑关了,抱着素描本往荒的怀里钻。

“怎么了?”荒问他。

“突然不想去了。”一目连说,把额头抵在他的左胸口,听见他的心跳是暖洋洋的橙色,尝着像度数很低的带气泡的梅子酒。

荒低低的笑了一声,低下头去和他接吻,吻也是梅子味的。

“那就不去了。”他哄着任性的画家。

“我们就待在这里。”


- Fin. -



「通感症」

通感症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类病症,又称又称联觉症,就是听觉和味觉自动地联系在一起。在患者的感觉系统中,数字和词语是有颜色的,还有形状、质地和情绪。



觉得这个病好浪漫啊就很开心的写了,顺便也加入了一直很想写的一见钟情梗❤️

小甜饼写的真开心呀……

感觉从被考试逼疯的心态里被治愈了……

希望大家也看的开心呀❤️


以上——


评论(15)
热度(272)

© BounnIt | Powered by LOFTER